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萧红:愿葬在鲁迅身旁的奇女子

2018-09-14 17:14:45

萧红:愿葬在鲁迅身旁的奇女子

所有研究萧红的人,都要在鲁迅这里抹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鲁迅先生晚年经常一个人在夜里独自躺到地板上叹气,病在床上将一幅拿着玫瑰花在风中穿着红裙奔跑的女人的版画放在枕头边看了又看,许广平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形象,多么像叛逆的萧红。而所有描写鲁迅的文章里,她的《回忆鲁迅先生》是写得最细腻最感人的。如果没有鲁迅,历史上也难得有萧红存在。鲁迅,作为一个时代的智者,呕心沥血关心国家与青年的命运,针对的是群体而不是个人。萧红,不过是个相貌平平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她在信里反抗,先生不许叫我女士。鲁迅有趣回应,那叫什么呢?妹子?嫂子?大姐?总之,都不合适,还是叫女士的好。莞尔一笑,距离不攻自破。

他俩的关系,许广平没有察觉?

有一次,萧红要出去赴一个约,许广平帮她打扮。找来各种颜色的绸带装饰她的头发,最后,两人选了不张扬而淡雅美丽的米色。为了顽皮取美,许广平挑出条桃红色的绸带放到萧红头发上,两人笑着问鲁迅,好看不好看?鲁迅生气了,大声对许广平说,不要那样装她!三个人,静静地站了几秒。许广平窘迫站着,萧红安静下来,鲁迅,把眼皮往下面一放。这凝滞的几秒,似乎揭示了很多东西。似乎,什么也没有。

过后,仍旧是自在说话正常往来,似乎那尴尬而意味深长的一幕,从来都不存在。她仍是一得空就往先生的房间跑。上午来了下午还来,鲁迅先生照例站起来点点头笑着说,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她纳闷,不是上午才来过吗?就算上午那趟不记得了,那天天来的啊,怎么会好久不见呢?鲁迅笑了起来,她也笑了,原来先生跟她开玩笑呢。

许广平倒是客气温和拉她包饺子做菜做饭。可作为一个敏感的女人,一点察觉都没有吗?直到萧红去世后,她在怀念萧红的文章中写到,因为她必须陪萧红在客厅聊天,忽略了睡午觉的先生,导致先生感冒伤风。斯人皆已去,她仍上心怀,可见心中是一直计较的。

,

常去先生家,但也顾及许广平的感受

一开始,萧红和萧军共去鲁迅家,后来,两人关系坏了,萧红就单独跑过去,一待就是一整天。

她穿了件新式样的红衣裳,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就溜到了先生家里。“鲁迅先生,我的衣服好看吗?”“不大好看。”先生老式地做出评价,红不能配紫,也不能配咖啡色,否则会显浑浊。绿色也不能配紫色,人胖不能穿横条纹,人瘦不要穿深色,甚至对萧红以前穿过现在不穿了的一双靴子也做出评价。萧红说,那双靴子不是现在不穿了吗?先生以前怎么不说呢。鲁迅说,以前一说你就该不穿了,就是因为你不穿了我才说。

每每在鲁迅房间里说会儿话,萧红又咚咚咚跑下楼,跟许广平先生说点什么,她总也不能在先生房间单独待得太久,一来怕耽误先生的工作,二来得顾及许广平的感受。

1936年,两萧越走越艰难,终于分手,文坛哗然;同年,鲁迅先生的病越来越严重,她的病,精神的、身体的,也越来越困苦……一番苦痛挣扎,萧红只身去了日本。她走了三个月,鲁迅先生就去世了。

在日本得知鲁迅先生的死讯,萧红悲痛欲绝大病一场,回到上海,第一件事就是去万国公墓拜祭。世间再无一个人,深入内心地去体恤知惜她的灵魂,只有无限的仁慈与关爱。后来,萧红的遗嘱里写着:希望葬在鲁迅先生身旁。

仿砂岩图片
江阴华士镇140平米以上房价
青瓜种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