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9:41:49 来源: 通州信息港

一    秋天的山里,孩子上学总是带些山药、煮熟的玉米或是大红的山果子什么的送给琴琴老师吃的。在山里人的眼中,琴琴老师是山里人的恩人。  山里离县城远,山里人说,山头上那块有云的地方就是县城,大概要翻过好几座山哩。很多山里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县城,就被埋在了后面的山上。杏子的爹就是这样一个山里人,他也没有去过,杏子每每问起县城是个啥样子,他总是感觉这是他这辈子的遗憾。山里人说,后山上坟头开满了野花,开花的坟是没有去过县城的,因为县城的人很坏,去过县城的人就染上了俗气,死后坟头就什么也不长了。可是每个山里人又都想到县城去看看,看看县城到底是个啥样子,看看县城里的人是不是像皮子的娘说的那样。  山里没有学校,山里的孩子要上学,皮子的爹就去县城上申请,从麦子下地开始,到了秋收终于琴琴老师来到了山里。在离杏子家不远的地方,用木头临时盖的学校,草就长在房檐上,有一群山里的蜜蜂就在屋檐下安了个好大的家,有一次还把琴琴老师叮了一口,杏子不怕蜜蜂,她经常去树上刮蜜吃,山里的孩子都不怕蜜蜂,只有琴琴老师怕。孩子们说琴琴老师胆子小,杏子虽然心理这样想,可是嘴上可是不愿意孩子们说琴琴老师。  杏子的爹用前几年从山里砍来的一棵树剥了皮,皮子的爹从县城会计那里拿来半瓶墨汁,将就做成了一块黑板。粉笔山里的有的是,后山的山土写出的字比县城的粉笔好多了。山里的孩子去放羊、去打猪草经常拿山土在墙上画一些古怪的图画,杏子也爱画,在杏子家的墙壁上现在还有杏子小时候的画,爹告诉杏子说,她小时候可爱画着哩,有一次还把杏子的娘给她的山土塞到了嘴里。杏子的娘在后山,坟头长满了鲜花,按山里人说,坟头长满鲜花的人,在世是个好人,在地下也很幸福的。杏子关于自己娘的回忆大都记不起来了。她只记得很小的时候,一个女人经常抱着她,或许是在梦里,她自己也不知道呢。  琴琴老师不嫌弃山里人,她告诉杏子她特别喜欢山里,喜欢山里的人。杏子说是不是县城的人都是山鬼,琴琴老师说才不是呢,杏子以前听人说,县城的人是山鬼,琴琴老师说又不是,是还是不是?杏子奇怪了。杏子问为什么琴琴老师说为什么她要来山里,琴琴老师说她也不知道。杏子就更奇怪了。县城多好啊,县城是个什么样子,她自己也不知道。    二    山里的人感激琴琴老师,皮子的爹也说没有琴琴老师,孩子们就没有办法上学了,就一辈子生活在山里受罪。  杏子也感激琴琴老师,在杏子的眼里,琴琴老师是个漂亮的女人。爹说娘是个漂亮的女人,杏子就问爹,娘是不是和琴琴老师一样漂亮,爹就又不说话了。不过她不想去上学,上学没有打猪草、上山挖蘑菇好。杏子这样一说,杏子的爹就生气了,吓唬杏子说,你如果不好好念书,就一辈子走不出山里,永远也不能去县城了。杏子想去县城,想看看县城是个什么样子。哪怕是一次,然后她再回来。  在琴琴老师的宿舍里,杏子看琴琴老师穿的红色毛衣很好看,就想长大了也穿琴琴老师那样的。杏子问去过县城的古妈妈是不是县城的人都穿那样的毛衣,古妈妈说也不是,不过县城里的人也吃山药,不过呀他们是切成片了吃。杏子就奇怪的问爹那样不麻烦吗?爹说他也不知道,问急了,爹就催促她去喂猪去了。杏子没有法子只好对着猪问,猪看到杏子来了,大口的吃杏子用洗锅水拌的猪草。杏子问猪,你知道县城是个什么样子吗?看你每天就知道吃,有一天肯定被我爹卖到县城喂山鬼去了。  杏子不但喜欢琴琴老师的毛衣,也喜欢她的紧身裤,特别的有线条。有时候,她真想去摸摸琴琴老师穿紧身裤子的屁股。琴琴老师的围巾也很好看,上面有朵大花,和山里开在坟头的一样,琴琴老师漂亮,山里的人都说,爹也说琴琴老师是山里的仙女。  琴琴老师很喜欢洗澡,杏子他们到山里的小溪去洗澡。好多女孩子一起洗,山里的水,清澈的很,也不冷,在山里洗澡舒服,不过就怕二皮子他们来偷看。要是男孩子来偷看,杏子就去找他们的爹,让他们挨揍,杏子虽然小,可是嘴很能说,对着男孩子的大人质问是如何管教孩子的,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她就不走了。山里的人打孩子不分轻重,抓住什么就是什么。有的时候抓一根大葱,打到又开始心疼浪费一根葱了。  不过杏子他们洗澡的时候害怕二皮子,因为二皮子的父亲管不二皮子,即使二皮的爹打二皮一顿屁股后,过两天他还是那样,二皮不怕打。二皮看了就看了,其他女孩子也不去找皮子的父亲,杏子回家就躺在床上生闷气,她不明白二皮子的父亲为什么不像别的父亲一样那样打的管用,女孩子一去告状,就拿起扫帚打他们的屁股,打他们一次,他们就再也不敢了。  打孩子是山里人的特点,不过杏子的父亲没有打过杏子,杏子的娘死后,杏子就和爹过,别人的父亲经常打孩子,杏子从来就没有挨过打。别家的孩子说,我们山里杏子幸福了。    三    在杏子的眼里,山里就二皮子坏,二皮子是山鬼。二皮子是山里村长的儿子,他去过县城,就因为这样,杏子开始怀疑县城的人不好,是山鬼。  杏子也害怕二皮子,有次杏子去地里挖白菜,二皮子抓住杏子往身子下按,他开始扒杏子的裤子,杏子拼命的挣扎,大声的喊,幸好杏子的爹看到了,二皮子那次被揍好几个月也没有在山里露面,山里的人都还以为他被山鬼吃了。后来二皮子就再也不敢动杏子了。每次看到杏子,总是躲的远远的。  二皮子虽然是村长的儿子,可是杏子感觉二皮子和他爹一点都不像。村长是个好人,爹说村长年轻的时候一个人背一袋麦子到城里去卖,走两天就到了,而且在县城里舍不得吃一个烧饼,回来之后有一次一口气吃了一锅的山药,而且杏子他们上学的学校也是二皮爹在县城干建筑修的。  后来二皮子的爹带回来了二皮子的娘,二皮子的娘长的也很好看,胸口绣着一对蝴蝶。那个女人不守妇道,天天往后山的密林跑,村里有人说,他们曾经看到过二皮的娘脱的光光的在后山的密林里。后来二皮子生下不久,那个女人就消失了。  村里的人说她上城里养男人去了,也有的说她到山里被狼吃了,还有的说,皮子就是山鬼的种,不是村长的,杏子问爹,爹骂杏子多事,杏子也就不问了。  杏子很喜欢往琴琴老师那里跑,琴琴老师的衣服她可以穿在身上让爹看看,而且还可以用琴琴老师的镜子,琴琴老师的镜子下面挂了个小香袋,杏子特别的喜欢。有时候杏子在那里照镜子晚了,就睡到琴琴老师那里了,杏子的爹来找,杏子钻到被子里说,杏子睡着了,你回去吧。爹给琴琴老师说一些客套的话就回去了。杏子看她爹走了,才露出头来对着琴琴老师笑。  其实杏子知道,琴琴老师也喜欢她睡在那里,因为琴琴老师胆小。晚上去小解都不敢,杏子不怕,她一个人敢走夜路,要是想娘的时候,她也敢一个人黑夜跑到娘的坟上去,不过她不敢去后山的密林,因为那里有山鬼。  琴琴还发现,琴琴老师不穿红兜兜的,杏子给琴琴老师看她的红兜兜,红兜兜上面还绣了个金花,很好看,杏子告诉琴琴老师,她爹告诉她是她娘的,琴琴老师说好看,杏子就高兴了。  杏子问,琴琴老师为什么不带?琴琴老师给杏子看她带的,县城的人叫胸罩,县城的女人都带这个。琴琴老师告诉杏子,等杏子长大了,琴琴老师也送一个给你。杏子不想要,她觉的她戴上那个山鬼会从密林出来把她抓去做媳妇,杏子不想给山鬼做媳妇。她想嫁一个县城里的人,或者在山里找一个像父亲那样的男人过一辈子。这是杏子心理想的,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没有告诉琴琴老师。    四    山里的条件苦,山里的人习惯了月月吃山药的习惯,吃上十年的山药,胃口也不腻。琴琴老师才来的时候不习惯吃山药,皮子的爹托人给琴琴老师送来两口袋米。两口袋米还没吃完,琴琴老师县城里的男人来到山里找琴琴老师了。山里的人说,琴琴老师快嫁人了,那个男人就是琴琴老师的男人,杏子拿眼瞅他们,他们就不说了。  “志琴,以前都是我的错,听我一句话,我们回去吧,你至少再给我一次机会?”  “郑凯,你自己回去吧,我们早都散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我也很喜欢这里的生活。”杏子听到了琴琴老师的男人叫郑凯,这样难听的名字,我们山里人肯定不会起的,杏子心里想。  “我不明白,其他的男人结婚了还在外面有二奶,为什么你就不能原谅一次呢……”  “郑凯,你错了,你可以接受并不代表我可以接受,也并不代表其他人可以接受”  “不要再提寒寒,我和她是一场误会,我和她已经分开了,跟我回去吧。琴琴。”  “你们的事和我无关。”说完就一个人向后山去了。杏子的爹怕出事情,让杏子跟着去了,杏子拿眼瞥了一下郑凯,嘴里小声的说了句山鬼才跟上去。  杏子问琴琴老师,那是你县城的男人吗?琴琴老师说不是。杏子又问,那是你什么人?  你不懂得,琴琴老师回答。  我不傻,琴琴老师,你不喜欢他对吗?琴琴老师恩了一声。杏子说,我看也是,他的名字那么难听,眼看见就是个山鬼,和二皮一样让人讨厌。  琴琴老师摸了摸杏子的头。没有说什么。  琴琴老师要往后山的林子里走,杏子拉住琴琴老师做了个可怕的样子,说里面有山鬼,不要进去了,琴琴老师笑了。  杏子还问,二奶是什么?琴琴老师说二奶就是坏女人。杏子点头说,二皮的娘就是坏女人,就是二奶,就是山鬼。琴琴老师没说什么。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琴琴老师的男人已经走了。  杏子的爹来喊杏子吃饭,把琴琴老师也喊了去。  杏子的爹说,琴琴老师,我们山里的山药不比县城。杏子就接话说,县城里的人不好,都是山鬼。瞎说,爹拍杏子的头,杏子就不说话了,闷着头山药了。    五    二皮不是村长的种,是山里山鬼的种,是县城野男人的种,二皮娘是大着肚子来到山里的。所以二皮的爹经常打二皮,杏子听村里的人这样说,杏子看也是,山里人都和琴琴老师一样,才不像二皮那样留了个黄色的头,看起来怪怪的像个黄玉米一样。  二皮子对村里的人说,那叫时髦,县城里的人都留那样的头,有的还是绿色的呢?杏子半信半疑。为此,那天琴琴的男人来到山里的时候,杏子还专门看了一下那个男人的头。看琴琴老师男人的头全不像二皮的。她也就不相信二皮的话了,二皮子是山鬼,肯定也不会说实话的。  二皮是城里的种,杏子是肯定的,她对琴琴老师说,二皮的爹那样狠打二皮,山里人打孩子,虽然大人有的时候生气起来像个山鬼,可哪里有那样狠心啊。二皮一定是城里人的的种,或者是山鬼的。  杏子心里讨厌二皮,不光是因为白菜地的事,还因为二皮心眼坏,杏子想,人坏,心肯定是黑的,肯定是出生的时候山鬼跑到了娘胎里,所以生下来后就和二皮一样了。  杏子听山里人说,后山的密林里有山鬼,他们说山鬼吃人,更爱吃小孩,有的时候山鬼投胎到人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就是坏人。杏子从前以为山鬼是狼,可是后来她又想,山鬼不是狼,因为狼怕人,而二皮不怕人,二皮是山鬼托生的,或者是山鬼吃了二皮,变成了二皮的样子。杏子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爹,爹让她不要胡说,催她给猪多打点水去,猪喝的直叫唤。  二皮坏,心也坏,二皮拿不穿衣服的女人给村子里的女孩子们看,说他在县城摸过这样的女人,县城的女人喜欢让摸着呢?杏子看了脸红,骂二皮脑袋坏了,琴琴老师也是县城里的人,人家琴琴老师就不像你说的。杏子告诉二皮的爹,二皮的爹拿起鞭子就抽,二皮子又换来一顿打,二皮子挨揍的时候,杏子就在旁边,二皮看着杏子咬着牙,杏子可不管,她就是要让二皮子有记性。  可是没有过几天,二皮又拿着没有穿衣服的女人给山里的女孩子们看了。杏子想也只有山鬼没有记性而且皮后不怕打了。二皮是山鬼了。    六    说二皮坏,还因为二皮偷看琴琴老师洗澡,琴琴老师不去溪水边洗,那天杏子还在琴琴老师家帮琴琴老师守门,杏子看着琴琴老师把水提好,还问了句,琴琴老师,还是去溪边洗吧,那里的水清着呢,牛都在那里喝。可是琴琴老师还是没有去,杏子不明白这县城里的人就是和我们山里的人不一样,在溪里洗多舒坦。  杏子看着琴琴老师顶好了门,自己就在门口用黄土画着玩,后来看到爹在家门口向她招手,她才想起来学校的时候把门锁上了,爹肯定是叫她回去开门呢,琴琴气喘吁吁的跑回了家,果然是爹从地回来没有钥匙,没有法子进门了。杏子放下钥匙就往回跑,爹说,疯丫头,跑快捉蝗虫去啊。杏子说,琴琴老师正洗澡呢。  杏子从家里往学校跑,老远就看见二皮趴在琴琴老师的门上往里楸,琴琴大声喊,二皮,你娘山鬼胎子出来的,偷看琴琴老师洗澡!杏子拿了个棒子猛的就打过去了,二皮子被打疼了,回头看是杏子,也不敢说什么,就灰灰的走了,二皮怕杏子的爹。  琴琴老师听到杏子的声音赶忙穿上衣服出来,问杏子怎么了?   共 990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发作是会带来哪些精神症状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