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百九十九章 魔佛投影

2020-02-15 19:45:12 来源: 通州信息港

一世之尊 百九十九章 魔佛投影

万界通识天地内,“江湖茶楼”之中,关于势力重排的争论还在继续。

有个叫做“公子羽”的家伙留言道:“既然是万界通识天地,本公子觉得不能只排真实界啊,在我们那里,刚有太上化身传道德五千言之事不久,强者遍地,势力不少,应该纳入考量……”

“西牛贺洲‘不死妖神’强横诡秘,控制着诸多妖王妖神,理应算作势力,北俱芦洲能天帝跟脚颇强,距离传说已是很近,且搜罗了不少凶蛮强者,也有势力的规模,另外,覆海与翻海两王,乃上古大圣子嗣,不仅本身有望冲击传说,而且在水族一呼百应,这算不算?”昵称是“东海龙王”者发表了意见,刻意点出了覆海王与翻海王两个不够资格的妖神,希望引来势力的不满,羞于和它们并论,随手就将它们覆灭。

在钻研了万界通识符很久后,老龙王终于学会了“上”……

至于玉虚宫那位天尊的所作所为,他并不觉得奇怪,大人物大神通者重因果,看似古怪,也许是补偿。

可惜的是,争论一起,战火凶烈,他与公子羽的发言迅速被淹没,未能激起一丝涟漪。

…………

昆仑山玉虚宫,孟奇踏入门房时,大青根正面对窗户,吹着寒风,呆呆出神,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房间内摆满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事物,让人几乎没有下脚之地。

“你说你就一株植物,买这些有什么用?”孟奇嘴角抽搐了几下,忍不住规劝了一句。

大青根语气飘渺:“我正在思考这个深奥的问题……”

突然,它喊了起来:“万界商城有毒!”“有毒!”

声音激动,表情亢奋,大青根明显少了的枝条混乱飞舞,控诉着堪比天魔诱惑的万界商城。

少顷,它恢复了一点,发现站在面前的是自家老爷,顿时慌了手脚:“老爷,您,您这么快就返回了?小的,小的先收拾收拾。”

孟奇沉吟了一下道:“既然你如此痛恨万界商城,不如某将你万界通识符的相关功用封掉怎么样?”

大青根神色变幻了几下,忽地咬牙切齿道:

“好!”

“多谢老爷成全!”

孟奇随手一挥,封掉了它万界通识符的购物功能,然后取出得自灵感大王宝库的事物,分了一份给大青根:“这段时日你主持玉虚快递还算尽职,没有滥用万界通识球给你的权限,这是奖励。”

大青根双眼迸发异彩,猛地跪下来抱住了孟奇大腿:

“老爷,小的受宠若惊啊!日后上刀山下油锅,赴汤蹈火不皱半点眉头!”

孟奇面无表情将自己腿拔了出来,吩咐了几句,自顾自走入了玉虚宫。

大青根已然精神焕发,嘴里哼起了小调,姿态潇洒地一扬枝条,亮出了万界通识符。

突然,枝条凝固在了那里,大青根神色再次变幻,然后枝条乱飞,啪啪啪抽着自己大耳刮子,嘴里念念有词:“叫你嘴贱!叫你嘴贱!封什么万界商城!”

它焦急地来回踱步,忽然灵光一闪,打开了通讯录:

“徒弟,快!帮为师买点事物!”

…………

莲花又已开放,满池芬芳,朵朵清新,孟奇停在池畔,静观了许久,才叹了口气走回静室,端坐于云床。

回到玉虚宫之前,他再次返回了西游,试图追寻一枚定海珠的下落,但终没有收获,因为线索戛然而止于疑似九幽缝隙的地方。

那枚定海珠也许是藏到了九幽某个隐秘处。

双手结印,各握一半昊天镜碎片,孟奇眼睛闭上,四周随即幽暗,藏着重重宇宙般的幽暗。

神识落于昊天镜碎片,在无边无际的虚无里游荡。

这是传说的必由之路。

从天仙到传说是又一个本质提高的关隘,难度更甚外景到法身,能居高临下遍览真实界,要想突破,必须具备两大条件,一是提升自己,圆满心灵,感应到“他我”,沟通包容他们,建立起联系,等到勾连的“他我”数量达到质变的极限,则算具备了前提,二是认清自我,明了“我之为我”,否则他我归身,必然混乱,带来迷失。

两者于天仙而言都非常艰难,从满天星官与传说大能的数量对比可见一斑,绝大部分天仙是无力让境界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又没有昊天镜这种宝物,迟迟感应不到“他我”,连传说之门都不知往哪边开,小部分则是难以照见本性真如,明白“我之为我”,不敢让“他我”数量累积,否则必遭反噬,只有极少数天仙才能完满这两大条件,伸手推开传说之门,接受考验,完成蜕变,成为诸界的大能。

经过地球孟小奇(伪孟奇)之事,孟奇隐约触摸到了照见本性真如,明了“我之为我”的门槛,而“他我”数量方面,他斩断了前尘,没有正常意义上的“他我”,只能靠自己制造印记或收纳元始投影来完成。

“暂时不要急着收取元始投影,先多制造几个他我印记,达成平衡。”神识飘荡中,孟奇心头自有定见,不敢让自身完全成为另一个元始天尊,寻求着制衡,“不过,我的‘他我印记’都得贴近魔佛在那方宇宙的投影才能铭刻于天地间,可魔佛在不同宇宙的投影又非我能尽知,必须一点点尝试,委实麻烦。”

想到这里,孟奇心头忽然一动,因为他还知道一个确切的魔佛投影!

让自己得到第二枚小玉佛的圆蒙禅师,十二相神世界的圆蒙禅师!

“先别管其他,将这个投影化为‘他我印记’才是正道。”孟奇睁开眼睛,手中多了一张万界通识符。

那方天地于如今的自己而言太过脆弱,无法直接降临了,好在“幻形大法”曾经帮助自己很多次,有着不少因果。

他右手轻轻一弹,万界通识符无声无息滑落,如同入水般消失于孟奇身前虚空。

…………

草庐幽静,闲隐人家,段向非清癯儒雅不减,但眉须皆白,老态龙钟。

看着身前中年模样的段明诚,他叹了口气道:“虽然从真定大师口中知晓了天生九窍的奥秘,但为父彼时肉身已衰,空有法门,却无宝藏可取,看来是无力打开玄关,白日飞升了,如今寿元将尽,天不假年,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你与几名孙儿身上。”

听见老父其意拳拳,段明诚忽然悲从中来,在他眼里,自家父亲乃天下有数的宗师,老狐狸一般的智者,战胜过不知多少强敌,完成了不知多少谋划,可如此人物,终还是输给了岁月。

这番话语是父亲临死寄托?

段明诚正待说话,眼前光华一闪,看见银色薄片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自家父亲段向非头上。

“有暗器!”段明诚脱口而出。

段向非眼冒金星,伸手抓住了那张金属薄片,然后只觉眼前幻影重重,竟然看到了一座灵秀山峰,峰顶有道观名为“玉虚宫”。

玉虚宫内,一位道袍男子端坐云床,五官俊美,两鬓斑白,四周浩瀚星空缭绕,仿佛天地的主宰。

熟悉的容貌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段向非猛然回想了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人:

“是他!”

念头刚起,他便看见这道袍男子睁开了双眼,眸子深邃,幽光混沌,与自己视线相触,隔着无数时空无数星河看了过来!

段明诚警惕戒备,搜拿凶手,好半天才发现老父怔怔出神,赶紧低声唤了几句。

段向非回过神来,捋了捋白色胡须,笑眯眯起身道:“明诚,陪为父去一趟长华寺。”

他精神焕发,一扫颓色。

看见之前安静等待寿终正寝般的父亲焕发了活力,段明诚愕然脱口:“爹,您怎么突然又有了斗志?”

段向非嘿嘿一笑:“为父忽然觉得自己还能再挽救一下。”

他迈开步伐,大袖飘飘,直奔长华寺。

段明诚一头雾水,愣了片刻才慌忙追赶。

……

沿途无话,等长途跋涉抵达长华寺时,段向非双手负在身后,施施然道:“明诚,你可知为父因何来此?”

“凭吊真定大师?”段明诚犹豫猜测。

“非也。”段向非嘿了一声,“只是想通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段明诚茫然问道。

他们立在门口,周围人来人往,香客不少。

段向非缓步前行:“想通了真定大师一刀通神白日飞升后为何返回,前来长华寺。”

真定大师?不少香客与和尚略有驻足,这可是过去几十年里负盛名的人物。

“不是佛门隐秘吗?”段明诚还是不解。

段向非笑眯眯道:“不是,他必须来,不得不来,只有来这一趟,才能真正明白自我,得证更高果位。”

一双双耳朵竖了起来。

“爹,你能说得明白点吗?”段明诚皱眉道。

段向非抬脚迈过门槛,语气感慨道:“因为他就是圆蒙大师转世!”

语出惊人,骇得一众和尚与香客面面相觑。

而不等段明诚再问,段向非继续说道:“不如此无法解释真定大师小小年纪就武道通神,佛法精湛。”

“不如此无法解释圆蒙大师给为父的小玉佛终到了真定大师手中。”

“不如此无法解释圆蒙大师的‘灵山何处寻’遗言。”

“灵山何处寻,当然是在心里,在自己!”

一连串的话语震得段明诚倒吸凉气,仔细想想还真有这种可能,借父亲之手点化转世的自身很有佛门意蕴!

灵山“寻”到了,自然也就见到了如来!

如来是谁?如来是“我”!

此言如当头棒喝,让僧众们若有所悟,暗自赞同了段向非的判断。

段向非看了看四周状况,微笑道:“明诚

,将为父刚才所言传扬出去,然后给长华寺捐一座圆蒙禅师的金身像。”

“是。”段明诚不敢忤逆,赶紧照办。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段向非低笑了一声,对着眼前空气自语道:

“还算满意吧?”

话音未落,他耳畔传来了一声叮的脆响:

“您的元皇币已到账!”

…………

玉虚宫内,大青根忽然来到,禀报孟奇:

“老爷,水月庵庵主求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