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西湖打的宋显仁

2018-10-12 19:31:55

?  出了岳王庙,打了辆的士想去虎跑。司机五十岁上下,比较热情,他满口当地口音,自言自语地说:“你们来我们杭州就对了,人生在世,西湖这样的美景怎能错过?”看他有点得意的样子,我回话:“也是,西湖是应该来的。但是西湖的水也比不上我家乡有些湖泊的水,那是清澈见底的。”他似乎不信:“真有这么清的水?那是好水了。”我又说:“杭州算古老的城市了,可看这街道,看这城市建设,近的比不上南京,远的比不了南宁。”司机显然有些不悦:“后来建设的肯定新一些,我们杭州是老城市了,为保护西湖也不能建太多高楼。”“南京是六朝故都,也不是什么新城市。”听了我的回话,司机“哦”了一声,停了一下,接着又道:“你们这次来了杭州,但是秋天还应该再来的,枫树叶红了,银杏叶黄了,很好看的。冬天也要来的,要不你们看不到断桥残雪,那是产生爱情的桥,是许仙和白娘子相会的地方。”我说:“断桥残雪也好,《白蛇传》也好,都是文人编造的,想象而已。”听了我的说法,司机不再讲话。?

  一会儿,司机又开腔了,说:“虎跑也是好景点,一下子就到了,现在快路过《梅花三弄之水云间》拍摄点了,就在路边,要不停车下来你们拍个照?外地人没几个知道这个景点的。”我答道:“琼瑶剧,讲爱情的吧,那就停下来吧。”问了司机,那个拍摄地点叫什么湾来着?只见路边有一武状元坊,坊后是一湖碧水,映照着蓝天白天,湖岸草树翠绿,倒影在宁静的水面上,看上去水天一色。碧水边上有一长廊及一些水榭亭台,更增添了诗情画意。这时候,除了我们三个游客和司机,没见有游人。?

  “你们站在这儿,我帮你拍摄,我帮别人拍多了,你们就站这儿。”在状元坊前,司机拍了两张后,把手机递回给我,还叫我看一下效果,他说:“嫌不好,还可以重来,你们远道而来,要拍好的。现在光线太强,回去放电脑里就看得很清楚了。”之后,他又叫我们随意到边上再照一些。我说,这样耗费了你的时间。他说,你们玩得高兴就行了,我等等你们也没得关系的。这时候,我觉得这司机真不错。?

  几分钟后,正当我们在一掩映于芭蕉树后的建筑物前拍摄时,司机就过来了,他说:“其他的不必看了,的拍摄了就可以了。”?

  尽管只是走马观花这一湾纯净的湖水,但那水天一中国反倾销法机构色,还有那半圈环湖的沉静廊道,那阳光下几丛宁静的芦苇,无不让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我觉得,真是不虚此行。?

  “都锦生,你们知道这个人吗?”车开动了,司机又说话了。说老实话,我从未听说过此人。司机说:“首都的都,锦秀河山的锦,生命的生。他是旧社会开丝织厂的大老板,他的故居很近的,顺便看一下吧?”见他热情,我们也顺势说,行吧。反正,他又不额外收钱。?

  我们不熟悉路程,也只好由着司机开到那儿就那儿了。很快就到了一个叫茅家埠的地方。从路边拐进去,经过几幢农家乐一类的房屋,就来了都锦生的旧居前,应该是别墅吧,爬藤已爬上围墙门口顶上。进门没见有人,但发现有摄像头。院子里有都锦生的塑像,屋里也有他和别人开会的塑像,有他创业的介绍。也有陈旧的织机、老式的纱筒和纺轮等工具和其他的展示,要不是户外阳光很强烈,要是屋里光线暗淡一点,这些陈旧物一定给人更加落寞的感觉。?

  都锦生,名字中已注定,他一生都是为织锦而生,其丝织画产品曾在美国费城国际博览会展出,获金质奖章。日军侵占杭州时,他避居上海,并在上海建厂。日军占领上海租界时,他的丝织厂被迫停产,加上各地营业所先后被日机炸毁,一切都没了,都锦生也要走了。悲愤交集的他于1943年5月在上海病逝,年仅四十五岁。?

  从都锦生旧居出来,司机说,来杭州买到都锦生牌的丝绸那是的纪念了。于是他又带我们走进边上的经营大厅,里面各种织锦绸缎琳琅满目。转了一圈,内人花了好几百元买条裤子等物品走了出来。司机迎上来体贴地说,外面太阳太晒,你们就在门口等,我开好空调倒车过来。?

  上了车,司机说:“在这儿买丝绸用品好在有空调,手感更好。外面也太热了,我们整天跑车也习惯了,就怕你们耐不了这热浪。”我回他道:“师傅,你倒会体贴人的。”他笑道:“热情服务嘛!”之后他又道:“天气热,很容易口渴,你们平时喝茶吗?”我说:“喝一点。差不多天天喝吧。”他说:“这习惯好,养生,健康。你们看,前面就拐入龙井村了,我们顺便去看一下吧?来西湖,不到龙井,还不算来过西湖的。”那时候,我就想他已类似一个导游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只见路旁有茶林,再往山上望去,也是一垄垄的茶树,仿佛层层的绿浪漫过山间坡地。汽车很快在一间小别墅样的房子前停了下来,里面一少妇模样的女子即刻迎了出来:“快进来,里面有空调凉快,有好茶喝。”?

  进入一小包厢后坐下,只见墙上挂着多张伟人参观龙井大队的黑白相片,桌上摆着两大簸箕的茶叶。未几,茶已沏上,只见汤色清洌,品之则清香淡淡。女子问:“你们觉得味道如星光天地何呢?”我说,还可以吧。她微笑道:“一下车我就知道你是会品茶的人。这种还是一般的,更好的在后头,我再沏一杯给你。”再喝后面的茶,似乎味道更佳。女子说:“后面这种是明前采的。你是买了报销的?不多买一点?”我指指自己的口袋说,在这融创富春壹号院里报的。女子笑说:“买多点回去孝敬老人或者送人也可以的嘛。”我也笑道:“如果我是老板,就买这两个大簸箕的茶……”茶,当然不会白喝,空调也不能白享受,结果又花了一笔。?

  出门来,司机嘴角似有笑意说:“其实好茶不怕买的。如果用虎跑泉泡龙井茶那才是绝配。虎跑那地方也没多远,一下子就到了。”虎跑的确不远,我们游了虎跑就离开杭州转去别处了。待多日后回到家中,冲泡那龙井,却没见有当时那么纯的味道,或许人家是用当地泉水沏的茶,所以味道不一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