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铁匠铺 第115章 这是底线

2019-10-13 01:10:33 来源: 通州信息港

神奇铁匠铺 第115章 这是底线

随后几天,灵台宗倒是没有别的事情发生,韩无双也逐渐恢复了过来。更新快

当韩无双得知是张冶用续命丹救他一命,而且还为他报仇雪恨,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准备去找张冶当面感谢,张冶却下山回天道城了。

韩无双看着天道城的方向有些热泪盈眶,他已经被张冶彻底征服了,甚至有种感觉,被张冶喊声岳父,有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

张冶前脚刚走,后脚一个黑袍老者拿着拜贴登上灵台宗:“在下司马晨风,特来拜会灵台宗。”

这几天灵台弟子陆陆续续接待过不少宗派大佬拜访,可没听说过哪家宗派有叫司马晨风的大佬,但见司马晨风修为高深,戍守山门的弟子接过拜贴通知灵台高层。

当拜贴递到大长老手中时,大长老浑身一震:“来人何在?”

“在门口等着的,若是大长老不想见,弟子这就找个理由打发了他。”灵台宗挫败了无极宗,在天道峰也有了些底气和傲气。

“在门外等着的?”大长老大惊失色,“糊涂啊,快快请进来!”

大长老又连忙说道:“算了,我还是亲自迎接。”

山门弟子跟着大长老,一脸疑惑,就算其他宗门的首席长老前来拜访,大长老也没这般重视啊,那叫司马晨风的老头到底是谁?

大长老看到弟子疑惑,便说道:“那是天道城法宝协会的会长!”

听到法宝协会会长几字,山门弟子吓了一个哆嗦,别看天道三百峰的宗门地位超然,但天道城的某些势力不比天道宗门差,这法宝协会属于其中的佼佼者。

山门弟子一想到自己竟然让法宝协会会长在山门等候,只觉得冷汗直流。

万幸的是,司马晨风不像传说中那般脾气臭,反而显得很亲和,这让大长老松了口气,以宗门大礼招待。

“招待不周,还请司马会长见谅。”大长老寒暄了几句,才问道,“不知司马会长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大长老有些期待,若能和法宝协会建立起合作关系,灵台宗必将更进一步。

司马会长说道:“这次前来,主要是想和贵宗的荣耀长老交流一下锻造心得,不知可否有这个机会?”

大长老怔了怔,怪不得司马会长会来拜会灵台宗,怪不得他脾气不像传说中那么臭,只因他是来找张冶的。

话说回来,这两天大长老接待了不少贵宾,或多或少都提到了张冶,这让大长老又嫉妒又开心,真是一言难尽。

大长老抱歉道:“我宗荣耀长老今早已下山,倒是无法满足司马会长的要求了,还请见谅。”

司马会长叹息一声,先前张冶进行锻造师测验的时候,司马会长就留意起这个年轻人,只是一直没有时间来拜访,好不容易抽空来了,张冶却又下山了,他苦笑道:“看来缘分未到啊。”

不过司马会长灵光一闪:“不知贵宗可还有其他锻造师,若能交流一番,也必有收获。”

司马会长认为,张冶是灵台宗培养出来的锻造师,说不定灵台宗内还有更牛的存在,所以一直都保持着谦逊的态度。

大长老神色有些怪异,灵台宗是有其他锻造师,但除了张冶,没有一个足以和法宝协会会长交流锻造心得的人。

不过大长老已经让司马会长失望了一次,断然不能再让其失望,只好牺牲多宝殿的欧阳长老了……

“来人,把欧阳长天叫来

。”大长老硬着头皮,把宗内牛的锻造师请来,虽然比起司马会长微不足道,但若能得到一番指点,也算是一场造化。

司马会长听到欧阳长天的名字,正襟危坐,并非他听说过欧阳长天,只是觉得名字像他一样这么长的人,肯定本事也差不到哪儿……

不过显然司马会长误会了,欧阳长天到来,战战兢兢的在那儿,全场都说不了什么有营养的见解,司马会长索然无味,只好借口有事离去。

只是苦了欧阳长天,被这么一折腾,刚恢复好的身子,又元气大伤起来,一病不起。

这件事情,在灵台宗内迅速传开,所有人都在感叹欧阳长天生不逢时,以前被张冶吊打,现在张冶不在,可因为拜访张冶来的客人又把欧阳长天吊打。

因为大家的同情,给欧阳长天起了个外号,叫欧阳坚强,希望他能一直坚强的活下去……

庆幸的莫过于药殿的郑长老,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心道还好张冶不会炼丹,必然不会招惹到炼丹大师前来交流心得。

可法宝协会的司马会长刚走没多久,长生宗宗主亲自登门道谢,他听说张冶已经离去,不能白来一趟吧?一拍脑门,那就两宗的炼丹师,交流一下炼丹心得吧。

于是,郑长老也多了个外号,郑挺住……

张冶回到天道城,过了这么多天,天道城的修士对法宝也没那么狂热了,加上峨眉山月把囤积的法宝流向市场,这让法宝变得没那么稀有,价格逐渐回归理性。

可能有许多人无法理解,张冶为何不在风头盛的时候开门营业而要躲进灵台宗,否则的话就可以大赚一笔。

其实张冶也不是没有想过,但那段时间,天道城的人太疯狂了,就算张冶累死过去也无法满足所有人吧?一旦贸然提价或者做一半不做了,引发众怒,城守府估计也管不下来,终倒霉的可是张冶。

另外,张冶也有一丝报复心里,谁让他们都看不起开铁匠铺的?就不给他们锻造法宝,馋死他们!

张冶回到铁匠铺附近,暗中打量了一下,铁匠铺外不像开始那样被修士围得水泄不通,但还是有几个修士在店外徘徊。

张冶今天不想开门,便从侧门进入,却忽然发现,慕容红妆在她家门口摆了个小桌子,时不的有修士给她交上一百上品灵石,而她则刷刷给人开了一张字条,修士们如获至宝的离去。

张冶大惑不解,上前问道:“慕容红妆,你干嘛呢?”

“这几天你不在,帮你接活呗,赶紧走开,别挡着我做生意……”慕容红妆摆了摆手,想要赶走张冶,但她忽然回过神来,一脸惶恐,“张冶,你啥时候回来的?”

张冶目瞪口呆,质问道:“你刚才说啥?帮我接活?”

慕容红妆拍了自己小嘴一下,竟然说漏了,但她神色有些得意:“这几天你不在,看到那么多上门生意,要是不做多可惜啊,于是我就帮你接了。”

慕容红妆拿出一个乾坤袋:“所有的预约款项都在里面,一分没动,你不要太感谢我。”她咽了咽口水,“若是你真要感谢我,那分我一半就好了。”

张冶没有接乾坤袋,脸黑得像墨水染过的一般:“慕容红妆,谁他妈让你帮我揽活的?”

慕容红妆愣了愣,气恼道:“张冶,你神经病不成,我帮你留住了这么多生意,你竟然敢骂我?”

“骂你又怎样了,你以为你是谁,平日里骄横跋扈我忍了,但你替我接活,经过我同意了吗?”张冶这次真火了。

“你……”慕容红妆气得眼睛通红,她虽然一开始是想坑张冶钱来着,但终良心发现,觉得这样不好,于是就真心帮张冶接活。

但张冶这么说她,委屈得想哭。

就在此时,一个修士前来:“张夫人,我再预约一把飞剑。”

“不预约了,滚!”慕容红妆把火撒向了这个修士。

慕容红妆是炼虚大能,这个修士倒是不敢招惹,心道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便告了声歉准备离去。

但张冶忽然叫住他:“你刚才叫谁张夫人?”

这名修士倒是不认识张冶,对慕容红妆努了努嘴,小声道:“她呗,张大师的老婆,脾气可大了。”

“哪个张大师?”张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握草,你外地来的吧,天道城还有哪个张大师?神奇铁匠铺的张冶啊!”修士白了张冶一眼,扬长而去。

老子就是张冶,可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媳妇儿?张冶僵硬的扭过头盯着慕容红妆:“你是我老婆?”

慕容红妆脸蛋一红,但她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

“不知廉耻!”张冶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进了铁匠铺。

慕容红妆终于炸了,砸着侧门吼道:“王八蛋,你说谁不知廉耻?”

“自己收的钱,自己想办法还回去!”张冶声音肃杀,“明天我就搬走。”

慕容红妆眼泪打着圈,她想解释几句,但又被张冶气到了,也甩下一句话:“明天搬?好得狠!”

慕容红妆说完,气呼呼的回到隔壁宅子,随后传来呜呜的哭声。

张冶静坐在铁匠铺中,他听到慕容红妆的哭声,也觉得是不是自己说话太过分了?毕竟慕容红妆没有将那笔预约款占为己有,好像真是出于好心帮自己。

可慕容红妆不经过张冶同意,还用张夫人的名义接活,这触犯了张冶的底线,委实恼火。

罢了,明天就搬走,找家不那么闹腾的铺子,眼不见为净。

北京男性前列腺囊肿医院电话号码
贵州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黑龙江牛皮癣医院哪个
南京阳痿医院的电话
太原厉害的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