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婚变

2018-09-15 09:45:25

夜,她倚着窗户。晚风轻轻掀起她的秀发,轻柔的月光静静地洒在玻璃窗上,温柔地亲吻她那恬静的脸。

成熟稳重的她,是偏远山区一所小学娇艳的水仙花。她叫露雯。

明天就是她和雨的结婚周年纪念日。她刚张罗好一切,终于得以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结婚快一年了,时光流逝。她多么想回到从前的日子。正在此时,电话响了,她急忙侧下身拿起话筒。一个熟悉的声音飘入耳中,是梅影打来的,她并没有太大失望,不管怎么说,即便不是雨打的电话,她也会显露欣喜的模样。和雨认识是在同学聚会那晚,雨是同事梅影的哥。她俩萍水相逢,几度风花雪夜,山盟海誓之后确定终身。

她无法忘记,结婚前半个月的一个晚上,正张罗结婚的雨又突然接到电话,匆匆走了。

她知道,这样的情况不是次了。谁叫自己深爱着并无怨无悔做一个军嫂呢!只是临走,她有些疑惑:“不是说好结婚后再走吗?”她深情地望着雨,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显然很无助的样子。

雨笑着:“是。”极力把脸上将要显露的无可耐何神色隐藏起来,边整理行装边说。

“那怎么又变卦?”她很不解地说,流露出一丝疑惑的眼神。

她只知道雨是军官,勋章常挂,但雨从事一种秘密工作,从未向她透露过。而雨不便对她透露任何秘密,这是纪律,她也从不去追问。她和雨商定去年元旦在县城举行婚礼。

此时的雨也很愧疚。这次任务本来领导坚持不同意他参加的,由于他再三请求,加上考虑此次任务的重要性,经上级军区再三研究,决定仍由他亲自带队去完成。

此时的雨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只有默默地看着未婚妻说了一句,有意识地:“要不改期吧!”

“不要,我等你。”而后,紧紧依偎在雨暖暖的怀里。雨锐利的眼光充满了对未婚妻的怜惜,顺手把她搂着怀里紧紧拥抱,并不停地亲吻她绯红的脸颊。尔后,右手轻拨盖在她眼角的发丝。

他俩犹如生离死别。

许久,雨轻轻地推开她。“别这样,我会如期回来的,等我!”她脉脉含情地望着雨。雨深切地注视着她。看到她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却不能给她足够的理由离开,只好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小心翼翼地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门。夜色下,昏黄的路灯静默,天空不知何时已经黯然下来,两排榕树对视无语。

她还想说些什么,但雨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雨走了,走得那么匆忙。她的眼角仍湿湿的,心有点酸。不知道哪时外面下起了小雨,朦朦的路灯下似有人去楼空的感觉。而当她想到即将步入结婚殿堂,那样的憧憬仍存余热……

回到书房,她觉得好累,但是他得把该请来喝喜酒的亲友名单列好,填好请柬,以便在这几天里发出去。夜,已是凌晨一点钟。不知到此时是兴奋?惆怅?说不清,也道不明。这种心境她从来没有过,也没有一点睡意!

那时的月光是已不复存在,窗外风轻轻的。和在山村不一样,县城里的夜不会显得特别沉寂。即便听不到蛙声,但小雨淅沥不绝于耳。

她还在房间里忙活,当她正要转身回睡房时休息,却突然发现和雨在上午刚照的婚纱照还摆在桌面,没有挂上。“怎么那么糊涂?”她有点自责地自言自语。她连忙走到书桌前,小心翼翼地拿起镜框,自我得意似的,然后回到卧室,选定恰当的位置,把结婚照小心地挂了起来。挂完,她退回几步,左看右看,脸上顿时露出满意的笑容。她陶醉于其中,脸上露出甜美的笑颜。

时光飞逝,雨已经去了将近半个月,仍不见回来,也不给个电话。结婚日子渐渐逼近,她开始着急了,打电话又处于关机状态,信又不知道寄往何处。

和往常一样,雨这次执行任务非常保密,且这次任务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及极大挑战性。

元旦前夜,雨仍杳无音讯。

那夜,好长的一夜。她彻夜未眠。

到了第二天早晨,她不知所措。到了中午,客人都陆续到来了。不一会雨的父母急匆匆地赶来。她急忙迎上前去。

“伯父,伯母,有雨的消息吗?”

雨父雨母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她显然很急:“出什么事了?”。她迫不及待地问。

正在大家着急的时候,现场开始哗然。

“来了。”她寻声而望,门前的街道缓缓驶来几辆军车。

那时的她急喘的气才开始平稳缓了下来。

车子停稳,车门慢慢打开,陆续看到四位军官。人们让出一条道,穿过人群,军官向她和雨的父母这边走来。

雨没在其中。没见到雨,却来了这几位陌生的军官。“雨怎么了?”她心头突然打了颤。

那几个军官向前分别跟雨的父母一一握手后,说了些什么。只见雨父老泪纵横,雨母悲痛欲绝。而后走到她面前:“你是露雯同志吧。”。她点了点头。带头的军官从另一个军官手中拿起用红布包好什么贵重的东西,交到她手里。

那时的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全身在颤抖,泪水一下蹦了出来。

她强忍悲痛,慢慢打开红包。包里,一枚戒指在鲜血的映忖下闪闪发光,面对着她,似乎在讲述着一场生死较量……

“雨,他在执行特殊任务时光荣牺牲了。”领头的军官接着说:“雨是勇敢的战士,用生命捍卫了祖国的尊严!”

此时回过神来的她听到这个噩耗犹如晴天霹雳。她头脑轰然,突然昏迷了过去。

当她苏醒过来时,有意识地走出房间。外面庄严肃静。只见人们肃立在雨遗像前,沉痛地默哀。稍后,见她从房里出来,人们纷纷投去怜悯和同情的目光。此时她走到雨父和雨母前面突然跪下:“爸……,妈……”

临走,身材魁梧的军官走到她面前,把一枚闪闪发光的勋章交到她手里,然后以庄严的姿势向她敬了一个军礼,其余几位也不约而同地向她敬了军礼……

正想着,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风,似乎将来一场大雨,她急忙走到窗前把窗关好。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再次响起……

--------------------------------------------

挖机液压件
深圳电脑零配件
山水檀溪·山水家园社区实景-襄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