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 第六百七十二章 林冲?

2020-02-15 20:31:22 来源: 通州信息港

主播 第六百七十二章 林冲?

直播间内的观众与粉丝们热论纷纷,追问“一哥与一嫂”穿越到了哪里?

宁可可牵着林逸的手,也在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虽不是次穿越,仍旧惊奇不已。

林逸将跟拍仪器拉近,对着镜头轻笑道一一

“这次穿越的世界,是北宋!”

“而且,还有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哦!”

直播间内的观众与粉丝们一阵回应,弹幕霸屏。宁可可看着林逸对着“空气”说话,早已习惯,她是看不到跟拍仪器的。

虽然林逸跟她讲过隐形的跟拍仪器,但宁可可表示……根本看不见。

听到林逸提起北宋与梁山一百零八好汉,宁可可秀眉微微扬起,十分惊奇,没想到竟来到了北宋年间。梁山一百零八好汉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

北宋仁宗年间,瘟疫横行,人民离乱。仁宗不忍百姓遭受疾苦,遂派遣洪太尉前往江西龙虎山迎请张天师祈禳瘟疫。

谁知洪太尉狂傲自大,与张天师对面错失,更强开伏魔宝殿,放走了镇压于此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转眼到了徽宗年间,举朝上下随是一派和气光景,然当朝天子无心政要,耽于玩乐。朝中更有蔡京、高俅之流弄权作势、颠倒黑白,陷害无数忠良。

由着智取生辰纲这一事由,天王晁盖、及时雨松江、入云龙公孙胜等一干侠义之士显现江湖。日后更与一百单八头目聚义梁山,搅得赵家天下无一宁日……

林逸拉着宁可可的小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轻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去周围瞧瞧,看看这里是个什么地界。”

看周围的情景,正值暮冬天气,纷纷扬扬下着满天大雪,又刮着大风

前方不远处,有着一家古代的小酒店。

林逸便牵着宁可可的手,往前方的古代小酒店走了过去,这是一个靠湖的酒店,被雪漫漫地压着。

两人走近酒店里,揭开芦帘,拂身入去,一个酒保迎了上来,见到林逸与宁可可的容貌、打扮,很是惊异,恭敬问道:“客官,打多少酒?”

林逸穿着修行法衣,十分高大上,宁可可穿的是现代装。

他们的穿着,放在北宋年间那就是奇装异服,但这里的酒保仍能看出两人的“高贵”,衣服的料子,身份、气质等等,与寻常百姓截然不同。

林逸与宁可可来到店里坐下,笑道:“先取两角酒来,有什么下酒?”

酒保恭敬道:“有生熟牛肉,肥鹅,嫩鸡。”

“先切二斤熟牛肉来。”林逸笑了一下,他与宁可可都不是来吃吃喝喝的,说起口腹之欲,现代要比北宋好的太多。

酒保跟快将酒和牛肉送了上来,林逸招了招手,将酒保留下,刚想打听一下这里的情形,就听得风雪呼啸,一个人揭开芦帘,走了进来。

此人身材高大,豹头环眼,极为英武,好一个大汉。

林逸一眼就看出,这个英武汉子是个练家子,有着不错的武艺,比他当年在三国时所统帅的那些武将,也差不多少。

尤为显眼的是,此英武汉子脸上有着一个配军刺青,这摸样,又有着不属于三国武将的武艺,令林逸想起一个人来。

英武大汉走进酒店,看到奇装异服的林逸与宁可可二人,也愣了一下神,心说好一对异人,接着,挂了毡笠,把腰刀也挂了。

酒保连忙迎了上去,还没开口,就听林逸笑道:“相逢便是有缘,这位兄台,若不嫌弃,坐下同饮一杯如何?”

“好!”那英武汉子微微一怔,便走了过来,坐了下来。他对奇装异服的这对年轻男女,亦十分惊异于好奇。

林逸笑着问:“还未请教兄台姓名?”

英武汉子道:“林冲!”

林冲!

果然是他!

林逸微微一笑,还准备自己猜对了,宁可可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小嘴,没想到这个大汉竟是林冲。

林冲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绰号豹子头,东京人氏,原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因其妻子被太尉高俅的养子高衙内看上,而多次遭到陷害,终被逼上梁山落草。后火并王伦,尊晁盖为梁山寨主。

他参与了梁山一系列的战役,为山寨的壮大立下汗马功劳。梁山大聚义时,排第六位,上应天雄星,位列马军五虎将,把守正西旱寨。抗击来围剿梁山军的官军和征辽国、田虎、王庆、方腊时屡立战功。

征方腊后病逝于杭州六和寺,追封忠武郎。

直播间内的观众与粉丝们,见是林冲,亦是一阵热论。

看到林冲这番模样,林逸就知道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这位八十万禁军教头,已经得罪了高衙内,被陷害发配了。

高衙内虽然不是个东西,架不住有个好爹,这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虽有万夫不当之勇,却也无可奈何。

林冲妻子张氏,去东岳庙上香时,被殿帅府太尉高俅的义子高衙内调戏,幸得使女锦儿告知林冲,将其喝止。

但高衙内淫心不死,又使高俅的心腹虞候、林冲好友陆谦,骗林冲外出饮酒,其乘机对张氏施暴,幸为林冲赶回得免。

其后,林冲准备找高衙内说个清楚,带了绿帽子果断是不能忍。

高衙内的老爹,高俅高太尉,为设计陷害林冲,事先暗中命人将自己的宝刀卖与林冲,过了几日后再让下人以看刀为名,将林冲带入太尉府,欺负林冲不认识路把他带入了白虎堂。

白虎堂为军机重地,林冲这等下级军官是没资格进的,更不许带刀进入。

等林冲惊觉时已晚,高俅突然出现,指控林冲携刀私入白虎堂,欲行刺自己。林冲百口莫辩。高俅本想制其于死地,但在开封府尹的周旋下,林冲被判携刀私入白虎堂,刺配沧州。

这么说来,这里是沧州地界了?

林逸看着外面的大雪,心说林冲雪夜上梁山,看来日子不远了啊!

林逸认识林冲,林冲可不认识他,只是见他脸上挂着笑容,不知有什么好笑的?

林逸笑道:“原来是林教头!久仰大名!”(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