铤而走险 农某踏上不归路—— 龙州“10·9”杀人劫车案侦破纪实

2017-07-26 10:16:15 来源: 通州信息港

囗 赵 呈 陆春娟 10月10日,随着犯法嫌疑人农某从崇左押解归案,龙州“10·9”抢劫杀人案成功告破。诱惑,使他心生杂念 农某,1986年12月23日诞生,家住龙州县水口镇共和村那噤屯。他小学读到5年级第1个学期便停学了,尔后至2003年1直随父母做农活,并学会了摩托车驾驶技术,2003年随同村人到广东惠州市打工,2004年又到深圳特区打工4个月,在打工期间,农某学会了电脑游戏。今年,农某打算再次到深圳打工。为给他筹足路费,中秋节头几天,他母亲卖掉了10多只鸡换得500元钱,他父亲又向邻里借了300元,凑足了800元给他。他决定过完中秋节后就随大哥到深圳打工。10月7日,父母早早送其到村口,让他乘车到龙州转乘往广州的直达快班。龙州新车站售票员告知下午6点半才有车发往广州。农某心想离发车还有充裕的时间,就到龙州县城逛街。他来到龙江街1电子游戏室玩游戏,期间,农某见旁边的青年玩苹果机赌钱,赢了1些钱,怦然心动,也想捞1把,可玩到下午6点钟却输掉了200多块钱。天真的农某认为是当天运气不好,明天可能翻本,因而他决定暂缓去深圳,第2天继续赌下去。谁知,第2天他从早上1直玩到下午6点钟,又输掉几10块钱。想到两天时间就输掉近300元钱,越想心里越不甘,他决定赢回本钱后再去深圳。第3天上午9时许,农某又来到电子游戏室赌钱。没想到当天的手气比前两天更差,下午1点钟,身上所剩余的300多块钱都被苹果机吞没,这时候,他的身上只剩下30多块钱。直到这时候,他才觉悟,知道将本钱赢回来的希望已没有,再玩下去恐怕连吃饭的钱都会输光。想到父母辛辛苦苦找来的路费让自己几下子就输掉了,农某开始方寸已乱。他来到1快餐店要了1份快餐和4瓶啤酒,埋头吃喝起来。喝到第4支啤酒时,农某就喝不下了,看着外面街头过往穿梭的拉客3轮车,1个邪恶的动机袭上心来。他想:那些开边3轮拉客的司机不是很有钱吗?将司机骗到偏僻处再抢些钱来,这样路费不就有着落了吗?农某随即到某超市用剩下的零钱买了1把折叠式水果刀藏在身上。铤而走险,他踏上了不归路 10月9日下午3时许,农某看见1个3轮车女司机吴某在等客,即上前开出12元的高价,骗吴某将其拉到彬桥路段橡胶所附近的某个路口。当吴某驾车驶至该路口时,农某发现1条田间小路可以通车,遂叫吴某继续行进。进入约300米到了“屋顶”,农某见这里是1片甘蔗地,4周寂静无人,便叫吴某停车,拔出水果刀威胁其交出钱物,吴某说没有钱,农某立即1把捉住吴某头发,朝其喉咙猛割1刀,导致其喉管断裂,气绝身亡。惊骇之余,丧心病狂的农某又往吴的颈部猛捅1刀。以后,恐慌到了极点的农某,还没来得及搜出钱物,就匆匆忙忙把吴某的尸体拖进了距小路210几米的甘蔗丛里,接着仓促驾车逃离现场。在窜逃进程中,由于担心行迹败露,经彬桥驮敏屯路段时,农某停车拆下车牌藏在座鞍下,又翻开车头的小箱子,搜到410来块钱和1部手机。他继续从彬桥进入龙凭公路,途中把凶器投入江中,以后1路乱窜,沿途屡次找机会把车卖掉,但由于天黑,再加上恐惧,车子没有卖得出去。农某于第二天凌晨5点多钟到达江州区。他把车开进江州区某加油站停放,并在车上睡到7点多钟,然后出来找买主。在1间摩托车修理店,店主称愿以2000块钱买下该3轮车,但狡猾的店主为了砍低价钱其实不急于成交,诚惶诚恐的农某只能开车另寻买主。后来农某不谨慎把车撞坏了,无奈返回先前的修理店,把撞坏的3轮车拆下车棚以380元的价钱贱卖掉。10日下午6点多钟,农某错过发往龙州的末班车,只好入住某家小旅馆。此时农某心情已逐步平静,以为没事,便用抢来的手机给外面的朋友打了1个电话,这个电话暴露了他所处的位置。10月11日清晨,农某在酣睡中被前来抓捕的龙州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员捉拿归案。归案后的农某对犯法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此案还在进1步审理中。 本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请理性参考,内容真实性未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