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半裸女像半世纪后现身所画疑是日本妻

2019-06-07 20:10:15 来源: 通州信息港

痛经饮食要注意什么
痛经特别严重怎缓解
痛经简单的止痛方法

2011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工作人员整理库房时发现了一幅油画,画中是一个半裸的女人倚靠在椅子上,神态静美。虽然画面黯淡残破,有多处折痕,但仍可以从画中感受到作者深厚的功力与不俗的笔法。工作人员看着这幅画,越看越眼熟,终于想起来这幅画与李叔同的名作《半裸女像》极为相似,只是那幅画已经失传了半个多世纪,大家都只见过翻拍的照片,却不知道作品的下落。这幅残破的油画没有名字,画作的背面有一个大大的登记号“2011-甲”。

经过重重鉴定,美术馆和业界普遍认为,“2011-甲”就是李叔同的名作《半裸女像》,这幅消失了半个多世纪的传奇画作终于再次面世。

目前,央美美术馆正在举办名为《芳草长亭》的李叔同油画珍品研究展,这一幅《半裸女像》与另一幅《自画像》同时展出,这两幅画是目前可以确定的李叔同仅存的两幅画作。

隐匿半世纪 沉睡库房里

2011年,央美美术馆筹备举办一个民国主题展览。这种主题的展览,总有一个人是不可或缺的,他就是李叔同。这位生于天津的二十世纪传奇人物,曾在词中写到“二十文章惊海内”,口吻虽略显自负,但他确实是世间少有的通才、奇才,不但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善演艺,还将钢琴、戏剧、油画等多种西方艺术引入国内。作为早期赴日学习西画的中国留学生之一,李叔同出国的时间虽略晚于李铁夫等人,但其艺术造诣和当时的社会影响却是的。

留日期间,他就读于日本东京美术学校,该校为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的前身。在校期间他参加过两次由日本知名画家黑田清辉主持的作品展。该展览的规格相当于日本的全国美展,专业水平相当高。李叔同两次参展,且有多幅作品入选,为人。

这样一位西画天才,留世的作品却非常稀少。当年日本东京美术学校有个传统,学生毕业前要画一幅自画像留给母校,几十年间,这幅《自画像》都是李叔同的留世作品。但在众多美术专业书籍中,李叔同的作品配图更多的是一幅名为《半裸女像》的画,业内很多人都知道这幅画,但几十年间都没有人寻到过这幅画的下落。

此次借助民国主题展览,美术馆馆长有意让馆员们再仔细筛查一遍库存,希望能够找到那幅传奇画作,因为曾有央美的老先生记得,他们见过这幅画,还用这幅画的照片做成了幻灯片给学生上过课,他们觉得这幅画真的有可能存在于央美的某个地方。“这幅画被发现时是放在外国油画部分的,背后的画框上有标签,但作者一栏是空的,年代一栏也是空的。账本上也没有这幅画的记录。画的背面用白色的笔写着大大的编号‘2011-甲’。”央美美术馆典藏部副主任李垚辰告诉。

工作人员觉得这幅画与常见的那幅李叔同的《半裸女像》很像,却又不敢相信这么一幅失踪了半个多世纪的画真的会在央美的仓库里被找到,于是拍下了这幅画的照片,拿回去与资料图片比对。

颜料做证据 检测验正身

当“2011-甲”的图片与《中国现代油画史》上的《半裸女像》图摆在一起时,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亮,两幅图几乎一模一样,难道奇迹就这样发生了?“我们发现这幅画时,画是绷在画框上的,有内框没有外框,看样子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整理过的。”李垚辰说。

如此说来,这幅画可能在二三十年前就被发现过,当时将其归入外国油画部分是失误还是另有原因?这幅画会不会是后人的仿品?美术馆决定对这幅画做全面细致的检测。

2012年,央美美术馆先后对这幅画做了一系列非破坏性分析检测,并将一些自然脱落的颜料颗粒送往法国进行检测,越检测,大家心里就越有底。“我们对这幅画做了紫外线荧光照射,结果显示画的光油发黄,反应很弱,这说明这幅画的年代比较久了。”李垚辰说。

而在其他多项检测中,一种名为铅白的颜料都成了重要证据。“我们为这幅画也做了X光透视检测,这种方法只用来检测西方古典油画,因为那时的颜料中含有重金属,在X光的照射下会产生明暗变化。其中典型的便是铅白的使用,只有20世纪早期的油画才会使用铅白。”李垚辰说。铺底时,作者也大量使用了铅白,这是非常正统的古典画法,在李叔同的文章中也曾提及。除此之外,颜料颗粒中还检测出了朱砂、祖母绿等颜料,这些颜料都只出现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中,以祖母绿为例,这种颜料只使用至1900年前后,《半裸女像》的创作时间被认为是1909年前后,两个时间比较吻合。

通过检测,工作人员还有一个新发现,即在创作过程中,作者曾对画面的构图做过修改。现在的画面中,右侧是一个高桌,上面摆放着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一枝花,但在X光照射的图片中可以看到右侧有一个矮桌的轮廓,上面摆放着一本打开的书,还有一个插满了一大束花的花瓶。“作者应该是在创作的过程中修改了构图,使画面更简洁,如果是仿品,现在的仿品也许不好说,但几十年前的造假水平应该做不到这么精密。”李垚辰说。

传奇画作多辗转

所画疑是日本妻

在为画作验明正身后,央美美术馆将鉴定结果公布,业内基本达成一致,这幅《半裸女像》就是李叔同的作品。这幅画是如何流转入央美的仓库里的?工作人员翻阅大量历史资料,拼凑出了这幅画作大致的流转过程。

《半裸女像》目前已知早的面世记载是1920年刊于《美育》杂志期第二页上,名为《女》,记载藏于“上海专科师范学校”,这本杂志是由吴梦非、丰子恺、刘质平创办的,三人均为李叔同的得意门生。

上世纪三十年代时,李叔同赠与好友夏丏尊一幅大尺寸油画,画中是一位浴后半裸的少女,夏丏尊很喜欢这幅画,长期挂在其杭州家中的客厅里。夏丏尊逝世后,这幅画转入了叶圣陶先生手中,1959年,叶圣陶先生将此画送入中央美术学院保存。

在展览大厅里,这幅91×116.5cm的《半裸女像》悬挂在展厅的正中,折痕和脱落的部分都已被修复,在柔和灯光的照射下,画中的女人仿佛有呼吸一般生动。“这幅画不但填补了史实空白,其艺术价值也很高,对于手部这些有难度的地方,处理非常细腻,可以看出作者在创作时投入了很多的感情。”李垚辰说。

如同数百年来人们一直在猜测蒙娜丽莎是否确有其人,《半裸女像》的原型同样令人好奇。1909年前后,油画在日本流行,但毕竟是新生事物,一个女人敢以半裸身体为一个男画家充当人体模特,在当时可算是惊世骇俗的举动。1916年,刘海粟先生首次在人体写生课中使用女性人体模特,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甚至军阀孙传芳都亲笔致信刘先生,希望他停止此举。

《半裸女像》的创作环境看起来非常私密,是否画中之人与李叔同的关系非同一般?“现在有人认为,这幅画的模特就是李叔同的日本妻子,有人称之为‘诚子’,还有许多其他的名字。李叔同回上海时,将他的日本妻子也带了回来,后来他出家,妻子便独自回到日本,历史中对这个女人的记载实在太少。”李垚辰说。

此次展览,《半裸女像》的背面便是从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借展的《自画像》,它们也是目前仅存的两幅李叔同留世之作。

然而,据历史记载,李叔同应该至少还有二三十幅画作存世,至今下落不明。“据记载,1918年出家前,李叔同向央美的前身北京美术学校捐赠了二三十幅画,但《半裸女像》并不是这其中的一幅。至于这批作品的下落,有人说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学校被盗过,这批作品就是在那时丢失的,还有人说当初捐给学校时,因为西画还不被重视,于是画就放在室外,后来便不知去向了。”李垚辰说。

此次展览将进行到4月25日,展毕《半裸女像》将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镇馆之宝被妥善保管起来。

文/摄 见习 顾明君

历史上有甄嬛这个人吗
1件风衣7种时髦穿法第2种好喜欢
陈冠希表示你很快就能买到VLONExCL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