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老公太抢手

2019-06-26 04:37:40 来源: 通州信息港

第154章又是一年除夕除夕那天,一大早,阮滨和夏至就起床了,两个大行李箱,衣物没多少,多的都是过节礼品。(.有.)?(.意.)?(.思.)?(.书.)?(.院.)夏至:“你又不是次去我家,不用拿这么多吧?”阮滨:“都是我妈准备的,不拿也不好啊。”夏至可怜兮兮地说:“可我的小小化妆包都塞不下了。”阮滨笑着摇摇头,一把拿起来仍在沙发上,“到了杭城再买,一样的,走吧,崔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夏至:“好吧好吧,我估计艺表哥已经在紧张了,十多年了次家呢。”阮滨逗趣道:“你爸来接机,这舅舅外甥十多年没见了,要不要给他们准备好纸巾?”夏至也随声附和,“这个必须的。”因为过年,往常拥堵的道路有了难得的通畅,到机场的时间都缩短了一半。都城到杭城,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打个盹就到了。夏正东负责接机,除了接女儿女婿,还要接一个他期盼许久的人,那就是他的大外甥崔艺。一下飞机,崔艺就开始紧张得冒汗,这寒冬腊月的,他的额头冒着细细的发亮的汗珠,也是奇特。夏至开玩笑地说:“艺表哥,你别紧张,我爸又不是洪水猛兽,你怕什么?”谁知,崔艺一点都不敢怠慢,而是郑重地说:“我不是怕,我是??”他说不上来具体的感觉,非要用言语概括的话,就是四个字,他说,“这叫近乡情怯,我的感觉,你不懂。”拿了行李箱之后,三人就往出口走,远远地,夏至就看到了正在出口处仰着头张望着的父亲,“爸,”她兴奋地挥挥手,“爸,我们在这儿。”夏正东看到了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女婿,也看到了自己的大外甥,若不是崔艺与夏至阮滨在一起,他眼肯定认不出崔艺来,这哪里还是当年那个瘦弱得像豆芽菜似的崔艺。崔艺父亲在崔艺不满百天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家里留下年轻的母亲和一双幼小的儿女。许多人都劝母亲把崔艺送人养,然后带着女儿改嫁。母亲当时整天哭,因为贫困,她怕养不活两个孩子,所以也犹豫着要不要听旁人的劝。母亲娘家来找自己的母亲哭诉,要把孩子送人她舍不得,可是不送人,她自己又养不活两个孩子。当时,是夏正东站出来做的主,他说,姐,有我们大家呢你怕什么,好好的孩子送人干什么,咱再辛苦再累再苦,也不能把孩子送走。于是,崔艺就留了下来,打小跟着舅舅进进出出,夏正东对待崔艺,就跟对待自己亲儿子似的。那个时候夏正东就对他说,艺艺,长大了跟舅舅混,学门手艺比什么都强。童年的崔艺却义正言辞地说,舅舅,我要去外面的世界开开眼界,来给你带糖吃。夏正东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好啊,舅舅等着。崔艺打小就聪明,一双机灵的眼睛转得飞快,但他的小脑袋瓜子转得比眼睛还快,在学校里一直都是拔尖的好学生,而他还不怎么学习,整天就知道玩。机场,夏正东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他们走出来,他的目光聚焦在崔艺身上。在他的印象当中,崔艺就是一个小屁孩子,七八岁的时候就跟着他去水田里面钓黄鳝、捉泥鳅,干干净净出去,来的时候浑身是泥;十二三岁他就下田插秧,秋收的时候能帮着割稻,做起事情来不比大人差;再大一点,上了高中,他都能代表学校参加各种竞赛,拿来各种奖金奖励。夏正东逢人就夸,这可是我亲外甥,亲的。一晃眼,他的亲外甥,已经变成了一个壮实成熟的大龄青年,比他高,比他壮,也比他有能耐,都能十多年不家,多大的能耐啊。慢慢走近,崔艺眼圈就红了,他整个人都在发抖,眼前这个跟父亲一样的舅舅,老了。“舅,我来了。”崔艺一开口便已经哽咽,低着头,双肩微抖。夏正东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来就好,来就好啊。”崔艺拥抱了舅舅,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夏正东:“小艺啊,你妈老早就去了我家,催着我赶快出来接你,那时候你们飞机都没起飞。我让她一起来,她又说留家里帮你舅妈择菜,今年你姐一家也来过年,你也有外甥了你知道么,就跟你小时候一样。”那一瞬间,崔艺没忍住,一闭眼,豆大的泪珠哗哗而下,他道歉着说:“我的错,我不该不家,更不该不跟大家联系,我的错。”夏正东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你知道错就好,我们是一家人,只要你来,总会原谅你接纳你的。”一旁的夏至早就哭成了泪人,阮滨帮她擦眼泪,默默地问:“崔艺连自己亲姐都不联系?”夏至点点头,“可不是,他只打钱家,大姑和大表姐每年都会收到钱,却不肯联系。”阮滨感叹道:“崔艺也是奇人,好了,你过去劝劝,别光顾着哭啊。”夏至点头,上前劝道:“艺表哥,家再说,大姑还在家里等着呢。”夏正东:“就是,大老爷们哭什么哭,去见着了你亲外甥,你再哭不迟。那熊孩子太闹腾,叫人又生气又想笑,昨天他玩过家家把我的大铁锅砸了个洞,你说我气不气。”这一说,崔艺笑出声来,“舅,我记得我小时候也给你大铁锅上砸过洞,还是两个,罩在头上正好一双眼睛。”夏正东佯装生气道:“恩哼,你还记得啊,以前我收拾你,现在轮到你收拾你外甥了,走吧,家,小滨,走。”阮滨响亮地应答道:“好嘞,go!”在繁华的大都市,过年就跟普通的节日差不多,左不过就是聚餐玩乐,但在乡村,那年味儿比起大都市,可就真是浓浓的。且不说家家户户挂灯笼贴春联窗花吧,就那一大家子忙着张罗年夜饭这一点,就足以让人难忘。阮滨是次在夏家过年,夏家人多热闹,而且都是热心肠的人,他特别喜欢这里的氛围,尽管一开始他跟猴儿似的供人观赏。一到家,大姑早就在门口张望了,崔艺深吸一口气下了车,母子俩抱在一起哭了好久,又是笑又是哭的。下午要做的事情,就是准备年夜饭,能上场的都上场了,当然,主厨肯定是夏正东。何莞:“小至小滨,你们就不要在厨房占地方了,房间玩去吧,吃饭了叫你们。”阮滨:“那怎么好意思,一点不出力光吃我惭愧的嘛。”何莞:“哎呦呦,才来多久啊,这南方口音都出来了,你们非要帮忙的话,就去包几个饺子吧,听说你们北方人过年吃饺子,你叔叔专门买了饺子皮跺了馅,准备自己包。”阮滨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行啊,包饺子这活儿就交给我们了,好歹也是出力了。”大姑笑笑,“弟妹,你这女婿真实在。”何莞又一脸的得意,“那是,小至自己挑的差不到哪里去。”于是,阮滨和夏至就拿了饺子皮和馅料去一边包饺子,阮滨光是嘴说说,要真上场了,他也不会啊,“小至,这怎么包啊?”夏至又好笑又好气,“你自己揽下的活,你自己不会包?”阮滨理所当然地说:“你不是会包么,教我我就会了,难道真要我们上楼去大眼瞪小眼啊?”夏至问道:“平常也不见你进厨房,今天怎么了这是?你很喜欢帮忙?”阮滨:“我比较喜欢参与,出了力,吃起来更香。”夏至笑笑,“好吧,那我教你。”尽管,阮滨的饺子包得跟面团似的,但是,这真是他有生以来过的特别的一个除夕。吃年夜饭了,一大桌美味佳肴,大家举杯共饮,然后,夏正东作为大家长,默默地从兜里拿出一叠红包来,他作了一个心痛的表情,苦着脸说:“哎呀,我辛苦一年了,这一顿饭就给出去了,没成家的跟未成年的有份,其他人都没份。”夏至接到红包,笑着说:“谢谢爸爸。”夏正东:“恩,你是一年拿压岁钱了,所以给你包了个大的,没见你的红包比其他的都要厚么?”夏至笑逐颜开,“哎呀,真是。”她得意地朝大家挥了挥红包,跟个抢到心爱礼物的小女孩似的。阮滨笑她,“这么大了还拿压岁钱,好意思不?”话音刚落,夏正东就说:“小滨,你也有,次来咱们家过年,意思意思。”阮滨当然是要拒绝的,“叔叔,我就不要了吧,我是准备送红包出去的人。”夏正东:“拿着,给我女儿买点好吃的,没见她都瘦了么,还有,我明年抱外孙的愿望,全压你身上了,你可得全力以赴啊。”阮滨接下了硬塞过来的红包,说:“您这个愿望,正好也是我的愿望,所以我今年只喝橙汁不喝酒,因为要封山育林。”众人大笑,夏至推了一下他,羞死了。《,》

常德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云南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好
山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