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李寧:冠軍轉型需要平臺,退役后不一定都當老板

2019-03-06 15:28:56
李寧:冠軍轉型需要平臺,退役后不一定都當老板 1988年退役后,“體操王子”李寧就一直在致力于培育公眾的體育運動意識和習慣,他曾說:“體育消費是個‘吃飽了撐的’行為”,一句玩笑話卻道出了體育在居民生活條件提高后應運而生的道理。 李寧 而眼下,一場前所未有的資本風暴正席卷中國體育產業,各路資本大鱷紛紛搶灘,萬達簽約國際籃聯、蘇寧體育2.7億歐元控股國際米蘭等等。不過,李寧近日在上海出席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體育休閑產業管理課程發布活動期間,對這股資本熱潮回應稱,其實現在很多人對體育產業還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他奉勸有志于在這股熱潮中分多一杯羹的涌入者,要看到這件事是否能給人帶來較好的娛樂體驗,是否有人愿意為之買單,否則難以成為一門生意。 談體育產業:現在處于投資快速成長階段 記者:您怎么看待體育產業在中國的發展? 李寧:現在大家都在講體育產業,但體育產業是什么?我想在絕大多數人腦袋里是很模糊的。要形成產業必須要有商業空間和商業價值,要有商業價值必須要有消費行為。比如國家培養一個運動員,到底能不能成為一個產業?我覺得從市場的角度來講不行,但CBA、中超有沒有可能成為一個產業?這個是有可能的,因為會有人買票去看,這是一個消費行為,所以我覺得要看這項體育活動是否給人帶來娛樂體驗,繼而是否有人愿意支付來消費。 體育從過去的為國爭光,到全民健身,都沒有形成產業,成為消費。體育產業的出路就在于娛樂,大家如果認為體育就是娛樂,就會開始消費。體育產業現在是投資快速成長階段,但消費的快速成長還要時間。 記者:您認為體育產業比較確定的一些投資機會可能會是在哪些領域? 李寧:雖然都叫體育,但項目的特性不一樣,運作方式也會不一樣。比如有的可能可以做職業聯賽,比如籃球、足球,有的就只能做小俱樂部的培訓,比如體操,形成一個消費,讓教練員和老板有收入。中國現在的階段,資本市場很活躍,或者正在活躍,投資也有很多種形式,有的說投資就是投冰場、足球、滑雪場,購買IP轉播等,有些投資是希望用項目本身去盈利,也有很多投資者說我不是一定要在這個項目上盈利,我是要跟上這個步伐。所以投資未必是真正要做體育產業,只是從資本的角度來講這是個機會。 談運動員轉型:退役不一定都當老板 記者:在體育產業商業化和投資熱的情況下對于單個的運動員帶來了什么影響?對他們的生活,尤其是退役后的生活帶來什么具體的影響?運動員對體育產業的商業化和投資的情況是一種什么樣的態度? 李寧:如果一個產業或者是一個行業有更強的消費力和更大的投資空間,他就會需要人才,而運動員是專業的,或者是具體到某個項目。如果射擊這個游戲能夠建立很多俱樂部,射擊運動員退役之后成為一個教練向大眾提供職業服務的機會就很多,對運動員的發展就很好。做足球培訓是很好的生意,很多學足球的運動員即便踢不到冠軍、英超和世界杯,起碼退下來做運動員教練的職業是很好的。不是說每個運動員參與要持股參與,不是每個運動員退下來都要去做老板。 記者:作為曾經的頂尖運動員,您怎么看待體育中的競技和商場上的競爭? 李寧:現代體育是在特定的規則、場所和時間段進行比賽,一場賽事結束,結果就出來了,有輸有贏,不會再有什么變化;而商業好像是無所不在的逐利,正面不行我拐彎,別的地方我也能夠創造一些利潤,今天不賺錢,明天可以賺錢,鞋子不賺錢,衣服可以賺錢。 記者: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商業上的成功會比運動員在賽場上的成功更難,是這樣嗎? 李寧:不能夠這么簡單比較,因為運動員有些天賦是不可替代的,像姚明和劉翔的天賦不可替代,但商業有可能復制,今天我們剛出一雙鞋,智能的,什么設計,什么材料,沒過多久發現滿天下都是。 談做管理者:“冠軍心理需要改變” 記者:您認為專業的運動員從事體育管理的優勢、劣勢是什么? 李寧:其實運動員所謂的優勢是很明顯的,就是他對體育的專業經驗和知識,因為他們在過去的訓練、競賽過程當中有的是幾年,有的是十幾二十年,相當于一個博士。劣勢就是如果你要轉型,要轉到商業、管理和行政,要重新學習。 記者:以您個人的經歷看退役運動員創業、轉型有幾個坎必須要經過?什么樣的綜合素質是必需的? 李寧:我覺得好像也沒有什么是必需的,一切皆有可能,也可能有困難,也可能很順利。做商業無非會碰到對投入、產出之間的關系認識,是否抓住了市場機會,你的錢、財、物和業務怎么運行,誰去做都要面對這些事情,這可能跟體育競技沒什么太大區別。 而作為一個冠軍,他可能從心理上需要改變,他不可能做每件事都是專家,一個冠軍如果轉型做新的事情依然認為自己很了不起,那么他失敗的幾率會大一點,痛苦也會多一些。 記者:雖然這次有5名冠軍入選成為中歐體育休閑產業管理課程的首期學員,但實際上,對大量的退役運動員來說,這樣的機會還是很少的,他們面臨的還是退役后的工作和生活的問題,您作為中國運動員基金會的發起人之一,對他們有什么建議? 李寧:我當時面臨的是和他們不一樣的環境。不是哪個人了不起,我也有我的苦,大家都要面對現在的新環境。關于你講的問題是社會問題,也有政府的問題。我在以前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時,每天開會討論的就是運動員的就業和后續發展,所以這是個全球問題。但不管它是個人問題和社會問題,每個運動員退役后還得靠自己,就像大學生畢業找工作一樣,運動員不練之后也就要找工作,這其中的難處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難。 另外一方面,因為做運動員是條特殊的路,如果當初放棄了正常上學的機會,去做了另外一個訓練,那他不足的部分政府應該考慮到給他一個平臺。所以我覺得首先政府應該要做好怎樣幫助運動員轉型,幫助他們發揮他的專業特長融入社會,而不只是退役了發筆獎金而已。 過去是很簡單的,運動員離開的時候給一筆退役費,50萬、30萬,有錢的省份有100萬,房價不是那么高的時候也挺好,可以更好地生活。當然,也有的人拿去投資,結果沒過三個月,100萬虧完了,又找不到更好的生活方式。我覺得錢是需要,但錢不是萬能的,所以如果有一些方法和平臺,去幫助運動員找到一個位置,不足的地方幫忙補一補,不清楚的地方指點一下,讓他去更適合他的環境或者是職業發展的空間,我覺得應該提供這樣的幫助。(中國鞋網-權威專業的鞋業資訊中心) 月经总是提前乳房胀痛
什么产品补钙效果好吗
消肿止痛的有哪些中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