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554章 画中求援

2020-02-15 20:29:02 来源: 通州信息港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554章 画中求援

“哗!”

火灵神花悬浮在众人的头顶,宛若天女散花,洒落下了许多紫色的小火花,迅速把众人保护在了里面。

而那只蓝色冰鸟却是长鸣一声,双翅一扇,就毫无畏惧地向着那汹涌而来骷髅头大军冲了过去。

所到之处,寒气冲天,冰封一路!

许多来势汹汹的骷髅头一瞬间就被冻成了冰雕,旋即破裂成了冰渣,消失的一干二净。

然而在那只蜘蛛精的咒语之下,更多的骷髅头前仆后继,悍不畏死地扑了过来。

燕红带着众人在火灵神花的保护下,围成了一圈,纷纷挥动着手中的灵剑,绽放一道道锋利的剑芒,斩杀着那些恶魔般的骷髅头。

哆萝背靠着颜雨辰,眸中隐隐闪烁着蓝色的光芒,后背红光闪烁,隐隐出现了那张红色冰弓的轮廓。

她与颜雨辰一样,都准备拿出的手段。

现在情况危急,那只蜘蛛精修为极高,又施展出了这种诡异的妖法,如果再不施展全力,恐怕都要葬身于此。

即便是暴露身份,也比全部死掉要好。

正当她准备拿出那张玉弓时,却被颜雨辰握住了手腕,低声道:“哆萝,再坚持一会儿,能不暴露,我还有一些手段未用。”

哆萝闻言微怔,转头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暗震惊。

若不是今日出现了这样的危机,她如何也想不到这少年会有这么多稀世珍宝,更想不到在众人全部恐惧绝望之时,他竟还能谈笑自若,并且很快发现了隐藏在四周的蛛丝!

如果今天没有他在这里,恐怕这些人早就身首异处了,并且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看来殿下当初喜欢他,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呢?”

哆萝的心中,有些幽幽地想着。

冰鸟和火灵神花暂时阻拦了骷髅头大军,但是敌人数量太多,并且还源源不断地从湖中冒出,像是无穷无尽一般。

燕红杀的红了眼睛,手中灵剑急速涨大,脱离了队伍,就向着凶猛的一群骷髅头飞了过去,一边斩杀着这些污物,嘴里一边大声道:“擒贼先擒王,咱们一起冲过去把那只蜘蛛精给杀了!”

只有杀了那只蜘蛛精,一切才能结束,否则她们就只能被这些杀之不尽的骷髅头给活活给累死。

等灵力消耗完的那一刻,也将是她们的死期!

小奴和小依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挥舞着手中的银鞭,就快速跟了上去。

两姐妹的身影极快,在空中轻盈跳跃,宛若穿花蝴蝶一般,在密密麻麻的骷髅头中穿梭自若,果然像是两只动作灵敏的猫儿。

剩余的人则围着一起,在火灵神花和冰鸟的帮助下,竭力阻挡着那些骷髅头的靠近。

哆萝手中的灵剑绽放出一圈圈淡蓝色的光晕,高挑而纤细的身子在四周来回奔掠,不仅帮颜雨辰抵挡着那些骷髅头,还兼顾着当当等人。

颜雨辰站在原地未动,金箍棒燃烧着火焰,在他的头顶急速旋转,像是螺旋桨一般,卷起了强烈的风流,不让任何骷髅头接近。

而他的神识则进入碧海蓝天图中,寻求阿土和阿树的帮助。

起初他准备动用诛仙字的,但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并没有太多的把握致胜,更何况暴露了身份以后,这次的计划就彻底前功尽弃了。

想了想,自己还有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不用白不用。

神识进入碧海蓝天图后,快速向着阿土阿树飘了过去,由于两姐妹身上都有他的神识标记,所以很容易找到。

不多时,就看到两姐妹站在一艘巨大的海盗船上,身披猩红色的披风,正威风凛凛地在甲板指挥着两名巨人去争夺一只破烂的小渔船。

小苹果等人站在两姐妹的身后,正满脸得意耀武扬威地叫着让那只小渔船上的人赶快投降。

而那只渔船上只有两名皮肤黝黑的中年渔夫,此时正跪在船上,满脸惊恐,瑟瑟颤抖地哀求着:“大王饶命,咱们的鱼和人都归您……”

两名巨人突然从天而降,“咔嚓”一声,直接把那只小渔船给踩成了三截,然后拎起了那两名渔夫,在头顶狠狠地轮了几圈,“嗖”一声,便扔了出去。

“哼,连点孝敬的的礼物都没有,本船长岂能容他们在海上捕鱼!真是找死!”

阿树冷哼一声,扶正了左眼上的眼罩。

这样看来,还真有点像是独眼船长。

幸好那两名渔夫常年在海上打鱼,水性不错,方一落水,就四肢并用,仓皇逃命。

两名巨人见船长没有吩咐继续追击,方身子一掠,就从快要沉没的破船上掠上了大船,动作看起来极为灵敏。

“哎呀,哥哥来啦!”

阿土个发现了颜雨辰的神识,抬头望着空空的天空,惊喜地招着手。

阿树也抬头用独眼看了一眼,满脸淡然地道:“只是神识来了么?看来又是遇到麻烦了,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咱们的时间可很宝贵呢。”

说罢,昂首挺胸,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望着天空傲然地道:“来者何人,还不快快现形!见到本船长还不……哎呀!”

话还未说完,整艘大船突然都剧烈摇晃起来

她猝不及防,身子一歪,就“啪”地一声摔爬在了地上,然后便滚出去了老远。

同时,大船四周的海水猛然开始翻腾咆哮起来,瞬间翻起了惊涛骇浪,遮天蔽日,似乎要把整艘船都给压沉下去!

小苹果小樱桃等人顿时脸色大变,尖叫连连。

只有阿土和白舞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阿土颇为怜悯地看着在船上滚来滚去的妹妹,严厉地道:“阿树,还不快起来给哥哥道歉。”

很明显,能够在海上掀起这般惊天动地的海浪,也就只有颜雨辰了。

阿树立刻抬起头哭丧着脸道:“哥哥饶命啊,阿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人家只是想要愉快地装个逼嘛,好不容易过个船长瘾,哥哥却……呜呜呜……”

“把眼罩摘下来,以后不准欺负普通的渔民,听清楚没?”

空中响起了颜雨辰颇为严厉的声音。

盗亦有道,你就算要当强盗,也不能去祸害人家普通的渔民啊。

当然,不能忍的是,你这丫头竟然敢在哥面前装.逼,不给你点教训,你就快忘记自己是谁的人了是不?

阿树立刻取下了眼罩,匍匐在甲板上,撅着挺.翘的小屁股,无比谄媚地表着忠心道:“哥哥在上,阿树发誓,以后再也不欺负渔民了,阿树以后一定听哥哥的话!阿树生是哥哥的人,死是哥哥的尸体,任凭哥哥随便蹂.躏糟.蹋,为所欲为,绝无怨言!”

颜雨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