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听时光里的经典老歌

2019-06-08 04:36:09 来源: 通州信息港

小孩不流鼻涕但咳嗽
小孩咽喉痛的治疗方法
优卡丹小儿氨酚烷胺颗粒怎么吃

也许在我们老去的那一天,还会想起那些快乐的、忧伤的日子。还有那些既可爱又可恨的朋友们.还有曾经耳熟能详的记忆中的经典老歌。不论是风尘仆仆的旅途中,还是在行色匆匆的街道上或是在夜深人静的电脑前。当久违的歌声传入耳畔,那熟悉的旋律唤醒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我不知道是我不够坚强还是曾经的经典老歌太过于穿透我的心,我再次泪流满面。

1.《Right Here Waiting》理查德马克斯

打开音乐听着理查德马克斯的《此情可待Right Here Waiting》演唱者理查德·马克斯(Richard NoelMarx),美国创作型歌手,除了有较好的唱功,还能自己创作写歌,《Right Here Waiting》就是他自己写的一首名曲。那深情款款的演唱,听者如痴如醉。如今重新聆听这首《此情可待Right Here Waiting》,却已感觉不单单只是一首情歌那么简单,我想每个和我有相似经历的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心境体会出不一样的情绪。“如果我们无法再见面,又怎么说得出永远?”“无论你去何方,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在这里等候着你”“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无论我会心碎到什么程度,我都会在这里等你”。

2.《Memory》伊莲·佩姬

害怕失去一切,却又总是在感叹中丢失了所有.眼睁睁地看着时光穿透我的身体,再奔赴向那遥远的未知.而我只能对着他匆匆的背影哀叹,哭泣.然后一个人躲在灰暗的角落,翻着泛黄的记忆。听着欧美经典老歌《回忆Memory》,人生何尝不像音乐剧《猫》魅力猫“格里泽贝拉”,她厌倦了猫族的生活到外面闯荡,但尝尽了世态炎凉。这是一只年轻时魅力十足,而年老后邋遢肮脏的母猫,她孤独衰弱,遭人唾弃,流浪在下等的街区,受到猫族的排挤,她回忆起自己年轻离家前的美貌非凡和幸福,凄楚地缓缓唱起这首歌,曲调忧郁、深沉,似从天幕中倾泻下来的星辉。

音乐剧表演艺术家伊莲·佩姬将这首歌唱出了“猫”现在的落魄与往昔的美好对比,又流露出对未来无限的期望。就像我们的人生在追梦的路上,旁人看到的是结果,只有自己才能知晓这其中付出的过程,世上真正光鲜的人极少极少,大多都是千疮百孔的人身穿华丽的袍。

3.《Promise don't come easy》卡诺.南汀格尔

你们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音乐往往让我们回想生活。卡诺.南汀格尔Caron Nightingale的《诺言来之不易Promise don't come easy》舒缓的演唱娓娓道来,颇有种怀旧的气息,而且会让人勾起美好的回忆,卡诺.南汀格尔在她至今已长达22年的音乐生涯中,这位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才女从事过作曲、演唱、制作和发行,赢得过无数的奖项。这首Promises Don't Come Easy是她的一首名曲,曾经被香港电视剧《创世纪》选作插曲。这首歌以内心独白的方式,对于应该如何对待感情进行了反思,说出了"Promises Don't Come Easy"的心声。

每个人都曾经许下过诺言,那些曾经信誓旦旦的诺言,真正做到的有多少,也许你会说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衷。然而时光早已定格,在一寸一寸光阴中雕刻着生命,谁都无法再回到过去,跋涉多年的情事,添上时光的沉重,总是令人叹惋.那些曾经耿耿于怀的事在不经意间已随风消散了,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有独自寻觅那些错失了的温情,然后,重新踏上时光的旅程,循着那条未知的隧道,轻轻地追寻着想要的幸福。

4.《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布莱恩·亚当斯

《为你倾情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歌曲演唱者是布莱恩·亚当斯(BryanAdams),这首歌也是1991年上映的电影《侠盗罗宾汉》主题曲,曾荣获第11届奥斯卡导演奖、剪辑奖和原创音乐奖。《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一切为你)》更连续七周名列美国排行榜之首。加拿大歌手Bryan Adams(布莱恩·亚当斯)他用大家熟悉的沙哑磁性嗓音,深情款款,唱出无怨无悔为爱人付出的心声,真可以说是百听不厌。时光倒流回到初,你和我好希望能在一起,你说过为我倾情,我不知道能一起走多远,但我知道的结局,是我一直爱你,直到我的生命结束,无论我们是否还在一起,为你倾情。

5.《Scarborough Fair》保罗·西蒙,阿特·加芬克尔

时光的断点,交织这经年的感叹,怀着这份忐忑的心情,翻开你绽开如花笑靥容貌的照片,念起着我们曾经那份青春懵懂的感情。似乎爱上一人与忘记一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总是那么的不可言喻。曾经背靠着背听着经典英文歌曲《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 Fair》 那凄美婉转,触动着心灵深处。这首歌曲是荣获第40届奥斯卡提名影片《毕业生》的插曲,曲调凄美婉转,给人以心灵深处的触动。

《Scarborough Fair》原是一首古老的英国民歌,其起源可一直追溯到中世纪,原唱歌手为保罗·西蒙(Paul·Simon)和阿特·加芬克尔(Art·Garfunkel)。在《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fair》中往事的纷扬,好似陈年往事中一种情愫,在成长的青春中悄悄的绽开,在红尘流离中撒落。昨日的曾经那么真切存在过的脸,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脑海中出现的却是一些模糊不堪的碎片,再也无法拼凑出完好的青春了。

6.《unchained melody》正义兄弟

《奔放的旋律unchained melody》是电影《Ghost人鬼情未了》主题曲。音乐把一个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演绎得荡气回肠、催人泪下,给人一种超脱、唯美的精神享受。它既增强了故事的形式美感,又为真挚的爱情增添了无穷的浪漫色彩,这首歌曲是由The Righteous Brothers(正义兄弟)一个二人组合深情演绎的,后来因电影《人鬼情未了》而流行的歌曲,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正义兄弟的演唱忽而平静如水、忽而如泣如诉、忽而山呼海啸、忽而声嘶力竭,在感情随兴的起伏中完成了绝世的经典《奔放的旋律》惊醒的岁月的尘封,随着时光在匆匆的流逝,不经意间又换了几度春花秋月。在这寂静的生命里,有过无数的孤单侵袭我单薄的身影,曾多少次冷漠的眼神在游离,多少次倚楼纵酒对月倾诉的凄凉,仿佛身躯与灵魂又在分离,在撕裂曾经的心疼。也许,人生的路途就像一场梦,有着充满这坎坷与心酸或淡然一笑的遣散。只是在梦里的相逢,宛若尘世间美好的遇见,当梦醒了又太过遥远。

7.《As time goes by》杜利·威尔森

侧耳之中,《As time goes by》那声音好似陈年往事中淡淡的思绪,在低呤的叹息声中若我离去,后会无期。《卡萨布兰卡》中的《As time goes by》原是1931年一出音乐剧中的配乐,在影片中由黑人歌星杜利·威尔森配唱后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被视为电影插曲的典范。音乐可以带动故事情节的发展,把影片一次次推向高潮。

《卡萨布兰卡Casablance》在世界电影的历史上,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名字,爱情本身是美丽的,如果对爱情的讲述也达到近乎完美的境地,那么被讲述的爱情就具有恒久的艺术魅力。“我爱上你时是看《卡萨布兰卡》, 当时在汽车影院我们坐在后面。 可口可乐和爆米花赛过香槟和鱼子酱。 我们相爱在夏日里漫长的夜晚。 我想你爱上我时也是看《卡萨布兰卡》, 恍惚身临其境牵着手,如在吕克饭店。 我们避开晃动的光线,但月光洒满你胸前, 在那辆老式雪佛莱车里。 不知是光影还是梦幻? 难忘一次次亲吻,在卡萨布兰卡, 但那一切成追忆,时过境迁。 快回我身边,来卡萨布兰卡, 我爱你,此心永不变,年复一年。”

8.《Lovestory》《爱情故事》的主题曲

听《爱情故事Lovestory》这首歌心中会莫名有一种凄美的伤感。《爱情故事Lovestory》是美国电影《爱情故事》的主题音乐,1971年,这部电影获得“金球”奖,它的音乐也同时获得了音乐奖。影片一开始,在弦乐的衬托下,钢琴淡淡地奏出这段爱的音乐主题,把人们带入了爱的意境。随着影片情节的深入,这一爱的音乐主题也逐渐展开,时而委婉深情、娓娓倾诉,时而激动高亢、尽情礼赞。独奏乐器的更替,配器色彩的变化,不断地展示着男女主人公的不幸命运和他们高尚的爱情。这首主题歌的旋律写得格调高雅,感情真挚。

浪漫爱情,永远不停爱情故事,生生世世,至死不渝。“我从哪里开始,”“来讲述这个伟大的爱情故事”“她的次“您好” “她使我空虚的世界变得有意义” “她用爱来充斥我的灵魂”“无论我到任何地方我不会寂寞.” “我知道我需要她,直到所有星星燃尽,她将会在那里。”

9.《Speaker softly love》安迪·威廉姆

有时候真的想找个人倾诉,却把那些话咽了回去,想了好久却发现思绪还是被记忆与岁月侵蚀了,心已经找不到港湾。只有闭上双眼聆听着那忧伤的音乐去抚平心中那些伤痛。《柔声倾诉Speaker softly love》词曲作者:尼诺·罗塔(Nino Rota)美国电影《教父》主题曲,安迪·威廉姆斯所唱。“柔声细语,我的爱,紧紧拥抱我,贴近你温暖的心。我感受你的话语,柔情时刻,幸福战栗的我。我们处在自己的世界,共享爱情,只有少数人才了解的爱情。美酒般白昼因太阳变暖,深色鹅绒夜当我俩合一。柔声细语,我的爱,只能让苍天听我们说。我们的爱情誓言会至死不渝,我生命是你的,因为你带着爱,这样温柔的爱,走进我的世界。”

10.《yesterday once more》理查德·卡朋特和约翰·贝迪斯

回忆的往昔,曾经的朋友都随时间记忆消逝在茫茫人海中,只有你我的《昨日重现Yesterday once more》那首歌成为了我的铃声。《昨日重现 Yesterday Once More》是卡朋特乐队演唱的歌曲,始创于1973年。理查德·卡朋特和约翰·贝迪斯为回应七十年代早期的怀旧风创作了这首歌曲。歌曲曾入围奥斯卡百年金曲,在美国Billboard榜单和英国流行音乐排行榜上都得亚军的成绩,名列1973年的国际公信榜单曲排行榜和美国Billboard Easy Listening位,现在这首歌已成为永恒畅销单曲之一。“年少时我喜欢听着收音机,等候我喜欢的歌曲轻轻响起,我独自为它伴唱,让我感到欢喜,这样的幸福时光早已远去,我多想知道他们到了那里?像失散的朋友再次回来,所有的歌曲,我还是那样喜欢每一句 sha la la la,每一句wo wo 仍散发光芒,每一句sing aling aling 他们唱得还是如此动听,当歌曲演绎到,伤心的地方,确实让我哭泣,这是昨日重现啊。回头看看走过的这些时光 幸福记忆让今天的我很感伤,有太多已经改变。 ”

一首首老歌之所以有如此的震撼力,是因为它已融入了过去的那个时代。一首老歌,就是一种怀旧的情结,一个遥远的记忆,一段尘封的往事,一份甜酸苦辣的感触。当我们聆听那些经过岁月的陈酿所积淀的经典老歌时,时空的距离会消失在熟悉的旋律中,重温那段青葱岁月,追寻那些被遗忘在记忆深处的记忆,任思绪的碎片随着跳动的音符在空中飘扬,让躁动的心灵在它的抚慰下慢慢平静和升华。是非得失,甜酸苦辣,一首首经典的老歌,就是的感悟和诠释。

本来来自简书:湖边屋的小妖,转载请注明出处。

年轻女子坠楼身亡 未见死者家属出现
也门冲突20余天已致551名平民遇害 含逾百儿童
今年第3期摇号26日举行 摇号购车中签率80:1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