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谈判收官部分煤企被要求说明情况

2019-10-13 05:25:21 来源: 通州信息港

  煤电谈判收官 部分煤企被要求“说明情况”

  生意社12月29日讯

  在取消煤炭产运需衔接会后的第二年,国家发改委的一纸“限价令”,似乎仍难消除煤、电双方的分歧。 针对煤炭企业由于限价而引起的抵触情绪,昨日(12月28日),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向地方煤炭管理部门和煤企发文,要求“不听话”的煤炭企业参加明年1月5~9日在广西南宁召开的“2011年煤炭合同汇总会”。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发言人梁墩实表示,这并非“复活”煤炭产运需衔接会,现在产运需衔接已近尾声,只是对不符合要求的煤炭衔接问题进行集中解决,从而完成汇总情况。根据上述“红头文件”,会议内容是对在产运需衔接中所签合同与通知中的框架方案出入较大,以及未能按时完成产运需衔接的企业,集中组织汇总,完成收尾工作。 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将之戏称为在产运需衔接中“不听话”的煤炭企业要进行“集中学习”。 林伯强认为,由于煤电对运力的依赖,完成汇总或不成问题,但是很多后续问题仍待解决。 煤电拉锯战价格是关键 国家发改委的“限价令”,似乎并非2011年度煤电谈判的结果,倒更像一个开始。煤电双方在这20多天的谈判仍然激烈,各种矛盾浮现。 《每日经济》从多个渠道了解到,由于国家发改委发布了“限价令”,电厂希望得到更多的重点合同煤,但煤炭企业并不愿意签。据了解,重点合同煤价格和市场煤价每吨相差几十至几百元,巨大的价差让双方继续“拉锯战”,焦点仍集中在“量”和“价”上。 更有煤企开始“变通”,要求重点合同煤价格微涨。而此前国家发改委正式下发的《关于做好2011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2011年产运需衔接中,年度重点电煤合同价格维持上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而且,合同中须明确数量、质量、价格和违约,不得脱离实际生产和需求签订虚假合同。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介绍,目前已临年度谈判的收尾阶段,从各省反馈的情况来看,很多合同都是有量无价。之所以定量不定价,是因为价格谈不拢。从近几年来看,煤炭企业处于强势地位。 林伯强认为,运路运力仍是国家发改委完成煤电合同的重要手段。据《每日经济》了解,煤炭陆地运输主要依靠铁路运力和公路运输,相比而言,同一路段的铁路运力的价格,往往比公路运输价格低得多,而且铁路运力基本上可以保证到煤时间,公路运输则由于堵车等原因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 “红头文件”要求再衔接 根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12月28日9时,2011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已初步汇总71950万吨。根据此前国家发改委公布的2011年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指导框架显示,配置总量为93200万吨,其中主要为电煤,为76900万吨。据此测算,汇总合同约占总量的77%。 而在此前一天,合同汇总量还仅为总量的一半左右。梁墩实表示,煤炭合同汇总量应该还会增加。 有意思的是,此前国家发改委发出的通知要求,对在规定时间内未完成合同签订和录入络系统的,不再衔接落实运力。而负责煤炭合同络汇总的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在昨日的“红头文件”中指出,在召开合同汇总会期间,未能按时完成衔接的煤炭企业,要在集中汇总阶段完成合同签订和汇总工作。 梁墩实指出,这是对不符合要求的合同继续进行衔接。由于产运需衔接还剩几天时间,具体参会企业仍待定。对此参会人员,红头文件明确指出,各单位要严格限制与合同汇总工作无关人员参会。 “所签合同与通知中的框架方案出入较大的煤炭企业,要到会说明情况。”“红头文件”特别提出这样的要求,并称,在规定时间内,严格按照通知中的框架方案完成产需衔接的企业,可不参加集中汇总,在上汇总、核对在产需衔接中。 对此,林伯强表示,这是要求“不听话”的煤炭企业“集中学习”,尽快完成协议的签订。

游戏
制药设备
数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