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被父亲放弃的明明

2018-09-15 10:50:10

明明是班里的“故事大王”,不管什么好听的故事,只要父母给他读一遍,他就记下来了,然后在班里复述给小朋友们听,那叫一个绘声绘色啊。去年,明明代表班里参加了学校的“讲故事大赛”,不负众望,拿了本年级回来。

可明明不高兴,是非常不高兴。

下边是他向记者自我介绍时的原话:

“我叫李海明,我今年七岁了,我现在该上二年级了。你知道,我现在的愿望是什么吗?”

明明顿了一下,继续说:“就是,哪天买个原子弹把学校给轰了……哈哈哈哈,这就是我的愿望。”

说完这句,他向左边看了看,侧脸对着我们,显得很伤感,“成天儿就这么凑和着过吧,为什么啊?不喜欢上课,写作业写到很晚很晚才能睡觉。不喜欢写作业的原因是太累了,手上的小肌肉都疼了。我不知道别人的感觉,别人也不会知道我的感觉。就觉得写不好,我是全班写字写的慢烂的。写的不好,老师就体罚我。站阳台上,站一个小时再回来写。”

明明脚往上提了一下,手推着后边的墙,结束了他流畅的发言。他的话里,带着非常好听的京腔京调。他长的很漂亮,带点孩子特有的秀气,话语显露着一种跟他7岁半年龄所不相称的成熟和失望。

明明患有严重的读写困难症,这是他次来中语会“读写困难研究和干预矫治”课题组进行治疗时说的话。他的父亲是娱乐圈的人,母亲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家庭主妇。

他母亲介绍说:明明几乎到了没办法上学的地步了,他读课本非常吃力,基本上是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还不断地串行,写字被老师形容成了“鬼画符”,考试能拿到十几二十分,就非常不错了。

母亲是偷偷带儿子出来的,父亲不承认自己儿子有读写困难,他说,这是一个概念,是骗人的,儿子只是贪玩不努力。如果被父亲发现了,母亲和儿子都免不了挨顿打。家离课题组所在地很远,母亲带着儿子要坐两个半小时的车才能过来进行训练治疗。

两个月后,明明和母亲突然不来了。课题组的老师给母亲打电话,母亲哭着说,“被父亲发现了,狠狠的打了一顿,孩子快吓死了。”母亲悲痛的说,“不给孩子治疗了,怕治没治好,被父亲打坏了。”母亲说完,就哭了起来,随后挂了电话。

后来,了解到明明已经几乎不能上学,人变得也忽而暴躁忽而沉默,孩子退学了。

课题组的李丽老师很痛心,明明是她的学生。她向我介绍道,“香港地区是中文读写困难领域教学较为发达的地区。香港教育统筹局发布了香港小学生特殊学习困难量表,被判定为读写困难的学生由香港教育统筹局发放2万港元矫治基金。

对于读写困难儿童,香港教育统筹局规定,考试可以申请放大试卷,可以拿计算器答题,可以申请一个教师读题,同样,你也可以口答题,由老师记录,考试时间,对于读写困难者,也可以延长一倍到数倍考试时间答题。

在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我国台湾香港地区,以及新加坡,读写困难的研究和应用,已经长达十余年,乃至几十年,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针对读写困难儿童的图书教材、玩具、训练纠正办法,相关研究图书和论文更是不计其数。”她希望我们国家,也能够对读写困难的应用和治疗重视起来,这是一项庞大的国家工程,靠几个人,几个机构,起的作用太微薄了。

李丽老师还很伤感的跟我说:读写困难儿童治疗时间是7到12岁,明明7岁半,还有4到5年机会,希望他的父亲,能够明白过来。

PET挂钩
国际货运代理图片
时代港-珠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