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较真儿的个人打不倒“假时代”

2018-12-02 16:36:04
较真儿的个人打不倒“假时代” 针对作假行动甚嚣尘上的现象,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近日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网,对1365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仅0.5%的人肯定自己没遇到过作假行为。

具体来说,85.1%的人遭遇过“短信诈骗”,83.7%的人遭遇过“假货”,77.0%的人遭遇过“盗版书”。

其他情形还有:虚假报导、盗版CD、街头骗术、假政绩、假发票、学历作假、学术作假等。

与遭遇作假行为互相印证的,是扑面而来的各种揭假新闻。

有时,同一报纸同一天就有诸多揭假的新闻。

比如,刑罚执行进程中,出现“缓刑=不服刑”、“假释=提前释放”、“保外就医=玩猫儿腻放人”等奇怪的等式;论文发表领域,一篇讨论“宫腔粘连”的论文,竟遭受16个单位25人的6轮连环抄袭。

还有,高校大跃进出现的真的“假高校”、不崇尚读书又不热衷于研究之真的“假研究生”…… 从假烟假酒到假证假文凭,从假官假履历到假政绩假改革,从以假作真到真亦是假,这些年不时进入我们视野的林林总总的“假现象”实在让人触目惊心,难道我们就此跌入了一个“假时期”? 按理说,如今,法制、程序、透明、公正等正在不断普及,相干制度也在不断完善,“假”的生存空间应该是越来越少,但历史的惯性、残酷的现实、人们的欲望、生存的压力、权利的挤兑、金钱的赎买,总能使制度设计变形扭曲。

眼下,“假”仍然大显神通,“假时代”的诸种情形更是十分吊诡。

三聚氰胺阴魂不散,地沟油大行其道,假冒伪劣生生不息,短斤少两理直气壮,“假”之威力越大就越让人懊丧。

“假时代”的例子列举太多,已没有多少积极意义。

尽管方舟子打假的结果竟与做假者一样,一样没有讨到多少好处,尽管他打假甚至还惹祸上身,但他还是坚守着知识分子的良心。

仿佛在局外人看来,他眼里容不得沙子,是“揭丑成癖、打假上瘾”,像堂吉诃德一样愤世嫉俗,但实际上就连他也呼唤制度打假。

方舟子认为,打假的主要责任在于政府管理部门和专业机构。

中国应该由政府管理部门和专业机构建立规范的打假渠道,接受举报,进行调查和处理。

为了避免腐败,调查进程和处理结果应当尽可能透明、公开。

这意思很明显,只要制度显灵,他宁愿本人失去打假这一爱好,潜心去弄他的生物化学。

武汉大学校长顾海良教授,在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